※噗浪跟風「空氣新刊」下的產物

※原創BL

※大概是不良組相遇的一點小故事

 

-----------------------

 

矢野昴目睹過很多次校園霸凌的場景,每一次都是選擇冷眼無視,偶爾還會遇到對他目光不爽,反過來把他作為攻擊目標的智商低下者。不管怎麼說,好歹在同學間自己也被歸類為不良學生的那塊,敢隨意地衝過來也不秤秤自己的斤兩,這不就自討苦吃嗎?雖然自己這麼說好像挺奇怪的。

 

細碎的談話聲從下方的天台傳來,矢野揉著自己的眉頭,不怎麼專心地聽著空氣中的對話,滿腦只希望吵人睡覺的傢伙可以離開天臺去別的地方打架,然而話題的方向一整個讓他越聽越煩躁。

 

什麼你的外表太搶眼所以我想追的女生喜歡上你然後拒絕了我的告白你說你要怎麼負責啊──的智障垃圾話到底是誰教那個人的

 

「啊啊、真是的,你媽沒教過你講話至少要尊重人嗎?」

撓著後腦從水塔邊的空地起身,銳利的目光瞪著鐵製梯子下壯碩的三個人,還有視線死角長了一頭紅髮的被圍毆者。

 

「你誰啊你!」

「我是誰很重要嗎?」

從磁磚地上起身,矢野扭了扭胳臂後,在不怕死地跳下約莫一層樓的高度時,右拳往對方右臉狠狠地打下去,而剩下的兩個人無疑也被狠揍了一頓。

 

啊、一不小心打得太大力,總覺得關節有點疼啊。

矢野甩著有些發疼的手,視線觸及從剛剛開始被無視在一旁的人。啊、總覺得這個人好像有點眼熟,我記得是叫望矢……望矢什麼來著?

 

「那個……學長。」

「啊?怎麼了。」

從思考的思緒回過神,他看著突然握住自己手的學弟一臉不解。

 

剛剛那個,實在是太帥了──!學長你教教我好不好,我也想跟你一樣帥氣,感覺超酷的──!!

喂、照理來說應該先說句謝謝吧!!

眼前眼睛閃亮亮彷彿後面都長了尾巴開始搖起來的學弟,總讓他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將被麻煩纏上的高能不祥預感。

 

 

「學長──?」

「學長────!」

「呐呐呐、學長──!!」

「吵死了小笨狗你又怎麼了!」

 

氣急敗壞地將臉上的漫畫書拿下來,但當視線觸及懍梶笑吟吟的臉時,被打擾的不悅頓時又全都滾下肚,能怎麼辦呢?他的臉就是有本事讓他生不起氣,甚至是還有辦法讓他縱容所有對方所提出的要求。

 

那一次又一次沒結束的籃球對決,幾近快每天都一同回家的放學路途,還有在各種通俗意義上應該兩個人度過的節日,他通通都想起他的身影。

 

該死,他向來直覺果然都很準。只是他沒想到會是用這麼特別的方式讓對方留在自己的心中,沒辦法,因為他很怕冷,而那隻小笨狗向來都有辦法溫暖他的心房,要不眷戀起著實困難。


「學長,你喜歡我哪一點啊?」

「啊?你腦袋迴路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接到那種地方去了。」

 

話才一說出口他就後悔,眼前的小笨狗開始嘰嘰喳喳講起源由,又臭又長,長得他得用比平常更多的耐心才有辦法從些語言中篩選出重點。

 

「總之告訴你喜歡的地方就會罷休了是嗎?」

 

視線盯著眼前一臉期待的臉,難得的惡作心態湧上心頭,矢野伸手捏了懍梶的臉頰,然後在看見他一臉委屈的臉時,笑著開口:「我想,應該是你的臉吧。」

 

「什麼!這麼說也太過份了!」

「啊、那要說成是你笨也行喔。」

「現在是說我長得一臉很笨嗎!」

眼前的小笨狗頓時委屈起來,看著他那副模樣,矢野笑得更深了。

 

──你又怎麼會懂呢,一個人虛度光陰到現在,我的身邊從來都只有你過啊,小笨狗。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