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小清新組

※十年後互動

※這是為了炸yoyo產的文(幹)

 

-------------------------

 

起初是結生提議想在攝影展上放一些比較青澀的照片,做一個類似成長紀錄的迴廊,於是兩人趁著假日埋頭在儲藏室裡好段時間,卻發現最早期的照片裡,每一張都有她。

 

「我覺得你很有當跟蹤狂的潛能喔,學長。」

 

語氣中的調侃豪不客氣,凝視著語茗笑得跟蜜一樣甜的笑容,結生輕咳了一聲跟著她蹲在架子的最下方,一大一小目光緊盯著那些過往回憶,表情甚是懷念。指尖滑過被細心保存的相本一隅,熟悉的校園場景讓語茗忍不住勾起嘴角。她憶起跟著皓他們玩社團的瘋狂,以及總是帶著微笑在角落拍攝這一切的結生。


「老實說,我原本以為你最早的照片是風景照呢。」

「在認識皓之前是這樣沒錯。」拿起了其中一張照片,結生的目光難掩懷念。

 

因為認識了奇怪的傢伙,本來無趣的人生被強行添加了色彩,以至於高中畢業在整理照片時,他選擇留下了那些青澀的活動照片,而不是那些看上去漂亮卻沒什麼意義的風景照。

 

「我只想保存自己珍視的東西而已。」大手輕揉著她的頭頂,結生笑得溫柔。

 

他們一同經歷過很多的傻事,一起因為翹一堂課在屋頂歡笑,然後因為皓介紹的那間書店,他邂逅了語茗。說起來應該感謝那個白癡才對,但他不想

「但怎麼辦呢?要是拿這些照片去用,感覺好像變成我個人的成長紀錄了吶。」


晃了晃手中的相冊,語茗好笑地看著結生臉上不自然的紅暈,畢竟相冊的後半部都是他們約會出去的照片,而且還是以側拍的方式記錄下來的,前顯易懂的男朋友角度。


「咳、我覺得放學校的那些照片就可以了吧,社團的照片我記得我有整理成一本。」


他一把搶過語茗手上的相本,臉上的熱度不只上升一個層次,結生努力地在架子上翻找東西佯裝不在意,但越是逼自己不在意身後的視線,目光反倒強烈得像是刺在自己的背上,然後在聽到語茗忍笑發出的聲音時,他恨不得挖洞把自己給埋了。

 

「你習慣把照片分類歸檔嗎?」

「嗯、這樣東西比較好找。」

「那我剛剛拿到的那個相本是什麼分類啊?」

手拉了拉結生的衣襬,她笑著提問。

 

柔和的光線從儲藏室左上方的透氣窗傾洩而下,盈滿笑意的瞳孔藏在她瞇起的眼縫中,臉上的幸福既單純又美好。頓時之間他想起來,不止這一刻,一同攜手走過的數個日子裡,她好幾次都像今天這樣,小手跩著他的衣襬不肯放手,只為了在自己困惑地回頭之後,可以第一個佔據她的笑容。

彆扭的情緒因她的提問由然而起,結生先是在心裡斥責她的壞心眼,但隨即拿她沒轍的想法蓋過了所有思緒,俯首在語茗額間落下一吻,他像是求饒似地低聲開口。

 

「妳明明知道,就別欺負我了,笨蛋。」

 

他前幾分鐘才講著只保存珍視的東西,那以金色墨水在封面寫下的摯愛字樣,還不夠說明一切嗎?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