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同人


◎守澤千秋的場合,CP:千秋x核桃

 

◎私設轉校生出沒請注意

 

◎青梅竹馬設定有,OOC可能有

 

◎大量我流設定妄想,篇幅有點長YOOO

 

以上能接受請往下走!

 

-------------

 

  說出來或許沒多少人相信,現在身為特攝片常駐角的千秋,在小時候很討厭拍給小孩看的特攝片。

 

  逼真的特效著實不錯,華麗的招式總能讓他看得目不轉睛。英雄的劇本理當該被孩子們憧憬,然後在幼稚園組織起一個又一個的保衛戰隊,只是他從不成為其中的一員。

 

  ──不管怎麼說,英雄都是不存在的。

 

  在現實裡遇到危險,或是遇到再難過的事情,他所理解的英雄從來都不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他們只存在於那些節目裡,只存在靠著想像構築的世界中,然後隔著沒有溫度的電視螢幕,向他們傳遞人生或許還有不同的愛與希望,但那種美好從來沒有在自己身上應驗過。

 

  他無法與人正常交際,在同年齡的小孩之中能談上話的沒有幾個,一直以來他都是孤單一個人窩在座位上,回到家後沉迷於特攝片的美好,然後在一覺醒來之後,再被赤裸裸的現實打碎美夢。

 

  就這麼懦弱下去也沒問題,害怕成長、害怕改變都是人之常情,因為即便振作起來,日子仍是一樣的空虛乏味。

 

  日復一日,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渴望哪天能有個英雄拯救自己,就像等著聖誕老人一樣,他每天在闔上眼之前都許著同樣的願望。

 

  ──想要親眼見到英雄,想被拯救現在的生活。

 

  於是大人這麼跟他說了,英雄也有自己必須忙碌的事情,也有他趕不到的地方,但是每個人都有成為英雄的力量。

 

  只要你想改變的話,英雄就會出現在你身邊。



  千秋記得與英雄相遇的那天是在公園。

 

  那天天氣很熱,公園沒什麼人,他為了不讓爸媽擔心一個人躲進公園,佯裝跟朋友出去玩的傻事或許總有一天會被揭穿,但見到爸媽欣慰的笑容,他覺得這樣也不錯。

 

  一個人的時間度秒如年,沒多久來了一群聲稱這邊是他們地盤的高年級生,氣沖沖地朝千秋質問為什麼可以待在這裡。

 

  公園明明是大家都可以來的地方。不服氣的念頭在對上對方惡狠狠的眼神時消失殆盡,最後只能狼狽的在被揪住領子時,懦弱地說句對不起試圖化解紛爭。

 

  被推入沙坑的畫面深刻地刻劃在腦海裡,掌心擦過沙裡面的石頭滲出鮮血,傷口沾上沙子引來的疼痛讓眼淚快奪眶而出,但看著比自己高大的孩子站在自己面前高聲笑著,他除了握著手不發一語外什麼都做不到。

 

  嬌小的身軀沒有力量。

 

  在她出現之前,他本來是這麼以為的。

 

  「喂、你們在幹什麼!仗著自己高大就欺負人未免也太過分了!」

 

  陌生的清秀嗓音穿透過耳膜,被淚水模糊的視線望向公園口,他詫異的目光正巧對上遠方的小女孩身上,金色的髮絲在陽光下著實耀眼,漂亮的藍色瞳孔盈滿了憤怒,接著氣勢逼人地朝他們這邊衝了過來。

 

  視線順勢而下,他發現女孩手上拿著的不是常見的跳繩或是玩具,而是從公廁偷來的竹掃把,然後像雜貨店阿姨趕走烏鴉一樣,把那群孩子都嚇跑了。

 

  千秋眼睛眨了眨,淚水隨著舉動滑過臉頰,他的表情十分錯愕,眼前的女孩子厲害到令人無語,接著在她轉身看著自己的那刻,他下意識顫抖了肩膀。

 

  「你還好嗎?站得起來嗎?」

 

  丟開了手中的武器,溫暖的掌心迎上他的臉頰,擔心的目光近距離四目相會,害羞的情感攪和著來不及反應的思緒,他下意識紅起臉頰,鼓動的心臟頻率還沒來得及回到正軌,她率先露出笑容。

 

  「太好了,看起來好像沒事。」

 

  小小的手掌轉而替他拍掉了落在身上的沙子,美麗的眼瞳藏著清晰可見的笑意,隨風晃進視線的金色髮絲讓他想起電視上的某個畫面,想起了他曾經不相信會存在的英雄。

 

  「吶、我叫核桃,你叫什麼名字呢?」

 

  語落的那一刻,他聽見自己心臟失序的聲音。

 

  ──那是,他與英雄的第一次見面。




X




  舞蹈練習室的地板沾上了水漬,確切來說是鞋子沾到水後踩進來的腳印,然後一路順著延伸到右方的道具室,半掩的門口傳出了不小的爭執聲。

 

  「你真的很冒失,行動前也先思考一下安全性,算我拜託你了,多注意自己一點好嗎!」

 

  氣沖沖的美麗眼瞳迎上千秋滿臉狀況外的表情,生氣的情緒像是火苗遇到柴一樣燒得更烈,她氣得將手上的藥布往他背後用力一貼,看著他痛得哀號的模樣,咬牙切齒地附上了句「活該啦,笨蛋!」。

 

  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在替隊上採買的路途中遇到搶劫,確切來說是剛好遇上警察追捕犯人的場景,案發地點是學校附近的商店,而他們正前往商店街的途中。

 

  被行搶的受害者不是他們,警察也在追犯人,照理來說根本不該介入警察的工作範疇。但她忘記身邊的大孩子有多不受控,正義魂燃起的千秋不顧她的阻攔硬是追了上去,追逐戰延燒到案發現場幾百公尺外,最終以他把搶匪撲進河中劃下完美句點。

 

  完美?狗屁的完美。

 

  她絕對不會忘記,當她喘得要死追到河堤邊,映入眼簾的是千秋渾身濕透還滿身傷的慘況,然後他還哈哈大笑對她揮著手,彷彿這些事情都不算什麼一樣。

 

  這都什麼跟什麼,把別人的擔心當什麼去了?這怎麼能讓人不生氣!

 

  「妳不覺得這是人生中很難得的經驗嗎?核桃。」

 

  「……我不想跟你這種熱血笨蛋說話。」

 

  「可是妳回應我了喔。」

 

  「……我是跟空氣說話。」

 

  「跟空氣說話很有趣嗎?跟我說話比較好玩吧?」

 

  偏頭從視線餘角闖了進來,千秋笑得一臉燦爛,還像強調一般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下一秒戲劇化地垮下臉指責她不看人說話讓他很受打擊。

 

  老實說,這副模樣有點好笑。

 

  僵硬的嘴角瞬間失守,她忍不住笑出來,差點忘了自己還在生他的氣。

 

  「還是笑出來的表情比較適合妳喔,核桃。」

 

  頗是滿意地點了頭,千秋笑得正開心,開心得讓她忍不住伸手捏了他的臉,然後毫不留情地將他臉皮往外拉。

 

  「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沒打算原諒你喔。」

 

  目光冷冽地望進他的眼裡,捏著臉的指節用力得泛白,他只得痛得向她求饒,然後保證會把自己的動機一一交代清楚。

 

  因為不從實交代,她不會罷休啊,而且他的臉皮很重要,至少對於明天的工作來說不可或缺。

 

  伸手捂著被捏疼的右臉,不常用的腦子轉了轉,千秋努力思考著故事該怎麼開頭,視線看著她環抱胸倚著置物櫃的氣勢,他輕咳了聲緩慢地開口。

 

  「嗯……妳記得我跟妳說過我小時候的夢想嗎?」

 

  「你是說當太空人的那個,還是當消防員的?」

 

  「哈哈哈、我有說過那麼多嗎?」

 

  「自己講的話倒是自己記得啊!」

 

  「嘛、對不起。不過那些都不是喔。」

 

  「不然是什麼?」

 

  「我的夢想是世界和平才對啊、哈哈哈。」

 

  「……我突然覺得跟你認真的我簡直是笨蛋。」

 

  「別這麼說嘛,不過我是認真的喔。只要世界和平的話,珍視的大家就能高興地微笑著,那麼這種夢想也是不錯的吧?」

 

  帶著笑意的眼眸透著幾分認真,與方才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核桃眨了眨眼,一瞬間竟有些晃神。

 

  「我沒這麼容易打倒的喔,我可是浴火蛻變後的英雄,已經跟以前懦弱的樣子不一樣了。」

 

  「所以保護街道就是我的責──呃?」

 

  「雖然打斷你的英雄發言很不好,你的夢想我也挺認同的,但是──」手又捏著他的臉頰,她瞪著千秋的笑容繼續開口:「這跟你莽撞的去追歹徒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真的知道我在生什麼氣嗎?笨蛋。」

 

  「實、實現夢想的第一步,不是付出行動嗎?」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的行動是不顧自己安危,還是妨礙警察公務──!?」

 

  突然提高的音調響徹窄小的道具室,渾然之間有回音打在頭頂的錯覺,憤怒染紅了她透白的臉頰,看著她鬆開手轉身去開置物櫃找東西,千秋腦袋後知後覺才意識到她這次當真氣得不輕。

 

  「妳、妳真的很生氣呢……核桃。」

 

  「現在才知道太晚了,你每次都這樣做事情不先想一下,你知道這樣讓人很擔心嗎?你知道被人丟在後面只能拼命追上去的感覺嗎?」

 

  一個勁的向前衝,他的確忘了她被丟在後頭有多不安,老愛操心的她會有多緊張完全無法估計,所以這麼生氣的確很理所當然。

 

  「對不起。」罪惡感蔓延在心頭,他認真開口。

 

  「……」

 

  「我會好好反省的,真的。我以英雄之名起誓!」

 

  「……下次再這樣,我絕對不會去追你了。」

 

  「嗯!像我這樣的笨蛋下次就不要追了!」

 

  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而且有人說自己是笨蛋的嗎?

 

  「算了,你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比起這些。手,讓我看看。」

 

  「手?」

 

  「你手劃傷了吧?手給我看看。」

 

  千秋目光看著她手上拿著的繃帶,腦袋想起了她剛才開置物櫃找東西的事情,明明想藏住傷口卻還是被她發現,千秋忍不住又佩服起她的洞察力。

 

  手背透過來她掌心的溫度,她像是怕弄疼他似的放輕力道,嘴上還是生氣地嘮叨著,但聽著卻沒讓人感到多討厭,倒是被關心的愉悅滿溢到無法抑制嘴角上揚的程度。

 

  他憶起第一次見面也是被她用這種溫柔的舉動引走注意力,等到察覺的時候,她已經陪伴在自己身邊很久很久。

 

  「果然,要是沒有妳就不行呢。」看著被包紮好的左手,千秋笑著開口。

 

  「……我最討厭你了,可惡。」

 

  「口是心非這點也是很可愛啦哈哈哈、好痛!」

 

  閉上眼,他總能簡單描繪起與她見面的那天,憶起總有她陪伴的童年時光,想起她愛操心總是跟在身後的步伐,然後渾然之間覺得,要是哪天回過頭發現她不在身後,或許一切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喜歡有她在歡笑的氣氛、喜歡在認同的隊伍裡看見她在後台忙碌的身影、喜歡在討論下次活動時她認真的模樣。光是有她存在,每次上台前他都覺得自己渾身充滿力量。

 

  想將這種情感保留到最後,不滿足於止步青梅竹馬的身份,至少在意識到情感已經跨越最後邊界的那刻,他就決定要改變自己。

 

  不想當個被動的存在,想成為匹配得上她的男人。

 

  ──總有一天,我想成為妳的英雄。

 

  這麼一來,這份感情就能說得出口了吧?



【FIN】



一個寫得太起勁不小心就爆篇幅了哈哈哈哈(ㄍ)

這篇是拿來炸朋友的YOOOO

 

聽了朋友的轉校生設定,一個腦抽就打一下了

小小英雄的核桃超可愛的XDDDD

戀人未滿的設定大愛!!!(吵)

 

TAKUM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