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同人

 

◎騎士團互動為主,無CP

 

◎歡樂向請安心食用


◎文藝三十題之一

 

◎OOC可能有

 

以上能接受請往下走

 

------------------------



  這世界充滿著各種旋律。

 

  有些高亢而激勵人心,有些低沉卻在滑過音節時,為下一章節的高潮舖了恰好的美麗浪花。

 

  每個音符都有其存在意義,排列順序不同表達出來的心境也相差甚遠。開始寫曲,就像握有音樂世界的鑰匙一般,他總覺得自己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活著的生命價值每個人都有所不同,對於寫曲是天賦與使命這件事,他從沒質疑過。

 

  墨水渲染在乾淨的五線譜上頭,雷歐意象著腦海的世界,描摹著想像中的美好,手一抬筆一落,他在音樂的世界中自由翱翔。

 

  輕輕閉上眼,他能從空氣中攫取那些微不足道的聲響,再賦予他們新的生命力

 

  譬如從操場那頭傳來的細微歡鬧聲,好比空氣流經風鈴時奏起的清脆聲響,就連遠方從樹梢上擾人的蟬鳴,也能讓無趣的音節抹上新的色彩,腦海構築的夏之樂章彷彿沒有盡頭。

 

  他想起夏天熱鬧的祭典,想起昏暗的夜晚在溪邊點綴的螢火蟲,聯想領域倏地察覺周遭過於炙熱的溫度,一切思緒全在竄進耳膜的談話聲中嘎然停止。

 

  他聽見凜月抱怨冷氣壞掉的慵懶嗓音,接著聽見鳴上安撫似的提議去買冰的發言,還有剛進門搞不清楚狀況就一起被拉去跑腿的司,然後在一連串離開的腳步聲後,他聽見窩在自己身後的泉用著嫌棄的口吻開口道:「你們真的很吵。」

 

  真的是挺吵的沒錯,雷歐難得在心裡附和。

 

  不對,好像什麼地方怪怪的。

 

  流暢的筆徑停了下來,創作在休止符之前被強制終止,複雜的目光聚焦在泉手中以及散落桌上的撲克牌,爾後輾轉向上與泉的視線對個正著。

 

  他正在認真作曲的時候,這幫傢伙原來在後面玩撲克牌嗎?被排擠的不悅感慢了一拍打在腦袋正中央,接著隨著泉的話語消逝。

 

  「啊、吵到你了吧?就說那些傢伙太大聲了都不聽人說話,等他們回來一定要教訓一下。」

 

  泉臉上的煩躁清晰好懂,但源於夥伴們的吵鬧還是冷氣壞掉這件事,他下意識認定是後者。可不是嗎?畢竟對方一向是口是心非的人啊。

 

  一抹笑靨漾在嘴角,雷歐清了清久沒開口的嗓音後開口。

 

  「比起那個。」

 

  ──比起哪個?

 

  摸不著頭緒,泉眨了眨眼,看著趴在地上寫曲的雷歐坐直身子,爾後講出更莫名其妙的話。

 

  「與其吃那種無趣的冰棒,我比較想吃西瓜。」

 

  ──原來不是在說他們很吵的事嗎?

 

  「這種事怎樣都無所謂吧?」

 

  兩手一攤,泉頓時覺得自家的王過於較真在不必要的地方。重點是學校附近哪裡可以買西瓜啊?他們不是去便利商店嗎?

 

  「這樣說就不對了喔。」放下手中的筆,雷歐理直氣壯地開口:「說到夏天一定會想到西瓜的☆。」

 

  

  「硬要說的話,我只想到冷氣。」泉開口反駁,然而眼前的人壓根沒有要理他的意思,自說自話之後將話題導向了更奇怪的地方。

 

  「不如我們等一下玩剖西瓜的遊戲好了☆。」

 

  「哈啊?你從哪裡得出這種結論的?」

 

  「很有趣啊不是嗎?你就負責當拿西瓜的那個人好了,セナ!」

 

  ──這都什麼跟什麼?

 

  到底哪裡有趣了?先是把滿手弄得黏膩不堪,到後面的收拾工作除了麻煩還是麻煩,這種麻煩事他才不奉陪。

 

  想至此,厭惡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泉忍不住扳起臉,想說的話卻在迎上雷歐滿臉興奮的表情時,硬生生地又嚥下肚。

 

  「你不說話代表你同意了?」

 

  「我才不想同意這種事,麻煩死了。」

 

  「……喔?」挑了挑眉,雷歐提高了音調。

 

  ──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才剛這麼想,泉的預感瞬間應驗,他看著雷歐偷偷摸摸地從桌上摸走他的手機,腦袋思路轉一圈在看見螢幕上顯示的字是鳴上的時候,泉當真傻了眼。

 

  「喂、你該不會!」

 

  身體比腦子運作得還快,泉撲上前打算阻止。一搶一奪兩人順勢往後撞到後方木頭櫃子,在聽見電話那頭喂了一聲後,書架上的樂譜同時掉了下來。

 

  熟悉的聲音埋沒在紙張間形同虛無,最終兩人在散落一地的樂譜中狼狽地起身,雷歐捂著頭上被撞腫的包沒好氣地開口。

 

  「……你真的很不解情趣吶,セナ。」

 

  「跟情趣一點關係都沒有!便利商店不可能有西瓜的吧!白痴!」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