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戰國

 

◎千奈With信長跟光秀的互動

 

◎應該也是歡樂向啦(X)

 

以上能接受請往下!



----------

 

※與信長的場合

 


  焦慮感莫名地覆上湛藍色的瞳孔,正坐至少兩個小時以上的腿早已發麻,忍下想翻白眼的衝動,千奈終於忍不住出聲開口。

 


  「那個啊……信長大人。」


  「怎麼?」


  「如果您是想要單獨下棋的話,我想我應該能先行離開了吧?」

 

  ──她完全不明白,自己被晾在旁邊這麼久是為了什麼。

 

  平常這時間,她早就跑去找黎子打發時間,夠幸運的話還能遇到飛雪。哪還需要處在這華麗到渾身不自在的天守閣,看著一城之主自己下棋,還連話都不搭理一句啊?

 

  千奈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臉上的表情明顯想發牢騷,看著她這副模樣信長緩緩勾起嘴角。

 

  「老實說,妳比我想得還沉得住氣啊。」


  「……意思是把我找來這邊關了兩小時,只為了測試我的耐心程度嗎?信長大人。」

 

  「這麼說也沒錯,但正確來說──諒妳的理解能力看來,跟妳下棋似乎不是那麼有趣呢。」

 

  把玩著手中的棋子,信長手臂倚在座椅邊,臉上盡是嘲諷的笑。

  ──現在是怪我的腦袋不好,不足以當對手了嗎?!



※與光秀的場合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千奈說不出來的氣氛,渾身簡直像佈滿蟲般的不對勁。

 

  明明手裡捧著熱茶,從掌心透過來的溫度熱得很,但是看著光秀嘴邊揚起的笑容,她卻覺得冷汗滑過後頸,下意識的渾身發抖。

 


  基本上她一直極力避免跟光秀獨處,只因他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都是她不擅長對付的人,能閃多遠當然就閃多遠。

 

  無奈於秀吉嘴上常嘮叨的女孩子要懂得禮貌,在她將書信遞給光秀準備要逃跑的時候,光秀開口的那句「不喝杯茶再走嗎?」硬生生讓她轉了步伐,默默地坐了下來。

 

  「看來,妳好像有話想說啊。」將看完的書信摺好收進懷裡,光秀看著千奈有趣的反應瞇起了眼,嘴邊的弧度更是上揚了不少。

 


  ──眼前這傢伙根本是狐狸,他一定是狐狸!

 

  「……沒有啊,我沒有想說什麼。」

 

 

  默默喝著手上的熱茶逃避話題,從舌尖化開的苦味,突然讓千奈有想哭的錯覺。

 

 

  「怎麼?我看起來很可怕?」


  「……那是因為光秀平常就很愛欺負人啊,明明我什麼也沒做。」

 

  「妳知道欺負妳就像什麼嗎?」


  「說真的我不太想知道,能的話請容我拒絕。

 

  光秀表情一副由不得妳,笑著將手中的茶飲盡後又繼續開口。

 

  「從妳被政宗帶回來安土見到妳後,我一直覺得妳就像隻兔子。」


  「你是指生命力旺盛這點嗎?」


  「不,我是指不知死活。


  「──你!」

 

  「在野外沒打算設陷阱,卻看到一隻莽撞跑到營地裡的小兔子。自投羅網這種笨得可以的事,大概也有妳做得出來了呢。

 

  「先是信長大人,現在連你也要說我笨嗎?光秀。」

  「該說妳笨還是說妳眼光不好呢?誰不選,選擇相信政宗,還跟著回來安土,愚蠢已經不足形容妳了吧?」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隻沒眼光還自投羅網的笨兔子!」千奈氣惱地開口。

 

  「在野外假設見到如此不知死活的兔子,這時候我忍不住就會想,要是就這樣把牠抓起來放上營火烤來吃,不知道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語落的同時,光秀瞇起眼的視線清楚看見千奈刷白了臉的模樣,愉悅的情緒不禁暴露在眼中。所以說啊,能容易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人,是最好打發時間的人啊。

 

  ──這不就露出了,跟那隻兔子一模一樣的表情了嗎?

 

  「欺負妳,大概就跟欺負這隻兔子差不多。」光秀帶著愉悅的情緒下了結論。

 

  「光秀──」千奈氣急敗壞地大喊。



【FIN】

 

在這篇文之前我從沒有想過會有寫光秀文的一天

 

他在我眼中最苦手沒有之一XDDD我好怕我寫崩喔(#

 

我很努力呈現光秀壞心眼的樣子ㄌ!!我真的盡力了!!!

 

感覺他跟信長一定是千奈最不會對付的人←

 

畢竟我家女主超沒辦法給規矩束縛的嘛(爆笑

 

 

TAKUM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