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

◎小段子

◎大概是鶴丸x審神



-------

 

  鶴丸國永的眼睛很漂亮,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就這麼覺得。

 

  像是上好的醇酒沉寂著火辣的後韻,像極一片蔚藍無比的天空點綴其間的太陽。

 

  他總是用著十分成熟的口吻講起人生道理,卻又像個孩子對所有事物抱持著好奇心,甚至是對她做起惡作劇。比如藉著身高優勢搶走她頭上的草帽,然後看著她不甘心地伸手靠近,紅著臉鼓起頰的模樣像極被偷走糖的孩子,令他忍不住放聲大笑。

 

  她記得兩人能夠為了芝麻蒜皮般的小事放聲大笑,也記得為了好玩跑去抓泥鰍,然後把整個身子搞得都是泥的荒唐。

 

  要將兩人的關係套上個詞彙,充其量不過是玩伴。只不過是在戰亂憂愁的小村落中,屬於她的一片心靈綠洲。

 

  ──他既不是人,也不是神。

 

  問他從哪來,他總是胡說八道地岔開話題,最後再默默兜回來說句「這不是妳該知道的事」。

 

  他曾閉上眼將耳朵貼在她的胸口,低沉的嗓音細數著因距離而加快的心跳聲,儘管嘴邊帶著愉悅的笑容,但她第一次從他眼中感覺不出溫度。

 

  ──他說,人的一生十分短暫。

 

  大手鬆開了環抱她腰際的力度,視線移向外頭的滂沱大雨,臉上仍帶著笑意。她搖著頭反駁,並試著告訴他,人生比起長度,更應該在乎過程。

 

  欲伸出覆蓋他冰冷手背的手縮了回來,視線在下一秒交會,尷尬攪混沉默亂了氣氛一會。

 

  她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去撫平他眼中的沉痛,也不認為有本事做得到這點。所以她任由他從走廊邊站起身,試圖抑制自己想扯住他袖口的衝動,那句像是找藉口脫身的時間不早,聽在耳裡十分刺耳,刺耳得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而那天,她第一次沒對他說出再見。

 

  本能的直覺,她清楚這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x

 

 

  「主上,還好嗎?」

 

  擔憂的嗓音從身旁傳來,連帶引起出陣其他人的注意力。

 

 

  她還來不及開口回應三日月的話,走在隊首的長谷部率先調頭撤回後線,那副皺著眉逼自己上馬的模樣令她想發笑。

 

  ──平常揮刀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倒是對於別人的情緒太容易受影響了啊。

 

  「我的身體沒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

 

  「一些事?」

 

  「啊啊、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清澈的目光投向了戰場前線廝殺的身影上,金屬碰撞的聲音劃破空氣,鮮血的鐵鏽味從一開始的刺鼻轉而習以為常,望著眼前一遍遍看過的場景,她閉上眼莞爾一笑。

 

  前世熟悉的土地,前世熟悉的戰亂不休,然後是前世熟悉的那抹白色身影,如今仍在戰場間舉刀廝殺。

 

  ──以及,那曾經一見鍾情的金色眸子,至今依然閃閃發光。



【FIN】



想說試看看寫個前世今生梗,讓審神沒喝孟婆湯之類的(?)

卻發現自己寫玻璃渣的能力變弱了哈哈哈哈(X)



TAKUM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