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戰國

 

◎家康的場合,CP:家康x飛雪

 

◎青梅竹馬設定有

 

◎貓咪一般的男人!(想說什麼#

 

以上能接受的請往下走喔<3



--------------



  飛雪一直認為家康很像貓,即便家康打死不認,她仍這麼覺得。

 


  ──打個比方。

 


  家康明明擁有寬敞的房間,也有著專門放書的書閣,但他還是在房內擺張實木做的檀木桌,更塞進一個頂天的大書櫃,然後整天窩在裡頭樂此不疲。

 


  活動空間被硬生生壓縮一半,鋪上床後連走道都沒有。她不只一次覺得困惑,但家康總是不正面回答她的問題。

 

  「這樣不擠嗎?竹千代。」

 


  雙手撐在臉頰處,清澈的目光透著困惑,她直視著家康批閱書信的認真模樣,語氣中的好奇毫不掩飾。聞言,綠瞳難得閃過些微波動,家康拿著毛筆的手重重一顫,從筆尖滴落在宣紙上的黑色墨點,飛雪沒有錯過。

 


  「沒什麼,我已經習慣了。」

 


  緊皺著眉,家康眉宇間透露著懊惱,視線從飛雪的表情移到紙上的墨點,接著嘆氣後尋來新的紙打算重新寫過。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人只需二十多個的日子就能養成新的習慣,何況是長年被當作人質擄在外地。

 


  她知道家康把房間弄窄的原因,壓根來自於從小缺乏的安全感,所以她才一直覺得他某些地方跟貓很像。

 


  譬如說受傷後喜歡躲起來獨自舔舐傷口、譬如說不喜歡別人摸頭、譬如說總是在別人靠近的時候慣性遠離。性格彆扭不怪他,飛雪明白他經歷過的一切,兩人長大後久別重逢很多東西都改變了。

 

  被疏遠也沒關係,只要再提起步伐追上去就好。被惡言相向也無所謂,因為她都讀得出他話語的含義。

 


  ──如果要對受傷的貓咪伸出援手,不挨幾次爪子怎麼行呢?

 

  「……妳在笑什麼?」

 

  看著飛雪撐在桌子的另一頭自顧自地笑著,家康滿臉困惑。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啊──這個房間太擠了,進來的人都不會想待太久呢。」


  「……我巴不得那些不經過同意進來的人快點走,我還把房間弄得讓他們想待下來做什麼?」

 

  「你是說政宗還是三成?」


  「都一樣。」家康重嘆口氣。

 

  「但是啊──我希望我可以待在這邊很久很久。」

 

  溫暖的笑意霎時盈滿整張臉,美瞳刷上深刻的愛慕,飛雪朝家康伸出了手,然後以很輕的力道揉著他的頭頂。

 

  「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我想成為竹千代的歸屬,想成為能給與你安全感的人。」

 

 

  莫名的情緒從左胸膛流淌出來,家康凝望著飛雪眼中的熱度,臉頰不自覺染上紅潤。

 

  「……我說妳啊。」

 

  沒轍地伸手拉下飛雪的手,家康略帶不悅地開口:「我說過很多次了,不要揉我的頭,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而且──」

 

 

  ──那些拒絕往來這個房間的名單中,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妳的名字啊。



【FIN】

 

寫了略甜的小段子送給時常餵我糧的牛兒<3

本來想打熱鬧的小段子

但不知道為什麼腦裡只有溫馨梗

 

那就愉快地用溫馨段子炸人YOOOO(被友盡)



TAKUM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