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一句話產文挑戰(即標題)

 

※又是手機打文請注意

 

文筆渣,不提供洗眼睛服務ㄛ(等等)

 

※CP:政宗x千奈,自肥文無誤

 

※文向:很努力的灑糖了呢(?)

 

※OOC可能有,我好久沒打政宗XDD



以上能接受請往下!

 

----------------



  輕柔的微風從庭院吹進房內,陽光斜映在走廊一隅,雨後的泥土氣味沿著風的軌跡撲鼻而來,過於舒適的氛圍配上眼前的光景,她忍不住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



  從不輕易露出無防備模樣的政宗,現在正橫躺在庭院旁的走廊上。



  慵懶的神態迷人得不可思議,從樹蔭間隙透出的些許光點落在他的身上,安穩的呼吸聲隨著胸膛的起伏流淌在空氣中。

 

 

  看著政宗如此鬆懈,連她差點都有了想睡的錯覺,視線望著政宗的睡臉,千奈笑意更甚。

 

  ──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的事?


  扳著手指引頸期盼他歸來的日子越長,她越是記不起沒有他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

 


  戰事越接近,就越是難在城內看見他的身影。


  這幾天都是由別人口中得知他的事情,離開前承諾的書信往來,到近期也所剩寥寥無幾,以擔心為首的焦躁盤旋在腦海揮之不去,已經到了連憂愁的表情都藏不住的地步。更不只一次被身邊的人提醒,伊達政宗可不是這麼容易死去的人。

 

  他的強大,她心知肚明。

 

  但她也知道,在他看似凡事不放心上的放任心態裡,其實存在著自己的原則,為了貫徹自己的理念,即便命丟了也在所不惜。

 

  所以,這叫人要怎麼不擔心呢?光是今天一早,從秀吉口中知道他下午要回來的消息,她整個心早就飛得老遠,根本無心放在工作上。

 

  然而,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他身邊時,卻見到他在走廊睡著的疲態,這叫人該怎麼反應才好?要是將心疼的想法脫口而出,十之八九會被他說自己在操不必要的心,但儘管他這樣說,她還是會繼續這麼操心下去。

 


  ──因為她的戀人,打從一開始就是完全不能省心的人啊。

 

  他現在像極玩耍過度而累癱的大孩子,如果平常連入睡都不容易的人會累成這樣,不用猜也知道是忙到連睡覺都沒好好睡了吧?

 


  總是叮嚀自己要記得吃飯、記得睡覺,但忙起來渾然忘我的,正是眼前睡得跟孩子一樣的人呢。

 


  心疼的情緒只稍一瞬就蓋過理智,明明應該要狠狠唸他一頓、明明知道陰晴不定的天氣讓他睡在走廊很不好,腦袋卻下意識產生想去幫他拿外掛披上的想法,更有了乾脆縱容自己在這邊陪他一下午的偷懶念頭。

 

 

  愛慕一語不發地從胸口堆積而上,千奈忍不住伸手撫過他被風吹亂的瀏海,接著俯首在政宗額間落下一吻,視線卻在看見他透著笑意的藏藍眼眸時盈滿錯愕,如扇的眼婕眨了眨,她還搞不太清楚狀況。

 


  「如果說這是偷襲的話,手法很拙劣呢,千奈。

 


  突兀的輕笑聲宣洩在只有兩人的空氣中,千奈這才發現本該熟睡的人,正帶著調侃的笑意盯著自己,腦袋慢了半拍才意識到剛剛失神的表情,連同親吻的舉動,被他看在眼裡是多麼地令人羞恥。

 

  ──天殺的,這傢伙一定從一開始就醒著!

 

  羞憤欲死大概就跟現在她的感覺差不多,她簡直想挖洞把自己埋起來,就這樣悶死算了。

 

  「怎麼,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嗎?」

 

  從地上坐起身,望著千奈欲言又止的模樣,政宗臉上的笑意更甚。久別幾日,她的反應還是那麼有趣。

 

  「裝、裝睡什麼的太卑鄙了!」不服氣地伸手指著政宗的臉,她抗議地繼續開口:「還有,我才沒有偷襲你呢!誰要偷襲你啊!」

 

  「我先聲明,我可沒裝睡。還有,明明是妳擅自跑來的,這不是偷襲是什麼?」

 

  指尖與幾分鐘前她的舉動如出一轍,溫柔的觸感撫過她被風吹亂的瀏海,接著滑過她因緊張而皺起的眉心,然後在看見她突然動搖的目光後,他笑著朝她湊近了臉龐。

 

  「……為什麼被你說得好像我是小偷一樣啊?」

 


  望著政宗越發湊近的臉,千奈故作鎮定地回嘴,指著他臉的手沒用地向後退縮,直到背部抵上走廊的樑柱時,她才察覺似乎有點大事不妙。

 

  「喔?用小偷來形容自己,難不成妳真做了什麼虧心事?」

 

  「……我、我才沒有。」

 

  「妳剛剛的氣勢呢?千奈。」

 

  動人的嗓音比平時低沉了幾分,連同瞇起眼的舉動盯得她渾身不對勁,大手抵在她臉的左側,他笑得魅惑勾人。

 

  「……這個、那個……距離,太近了……」

 

 

  臉上的紅暈延燒到耳根,嘗試往旁邊移動的身子出賣她想逃跑的念頭,欲收回的手被他眼尖地看穿,早在行動之前就被他捉個正著。

 


  
「這樣就想逃跑了嗎?」

 


  她還來不及回應,政宗反手一拉將她抱入懷中,下意識的想要掙扎,卻在感受到政宗的體溫時逐漸安份下來,淡淡的男性氣息藉由距離的拉近越發清晰。

 

  別說故作鎮定,她根本是直接放棄思考,接著將紅透的臉埋入他的懷中,十足十的鴕鳥心態。

 


  「妳都沒想過被我抓住的狀況嗎?嗯?」

 


  坦白說,她還真的沒想到,應該說跑來的一路上才不會想著這種事,要是她有這麼聰明能夠預料他的舉動,還有可能被他抱緊在懷中嗎?

 

  個性彆扭使然想回嘴,但當機的腦袋想不到回嘴的詞,詞彙不夠犀利連鬥嘴都會輸他,那還不如什麼都不做乖乖投降,還來得費盡唇舌省力得多。

 

  重要的是,他的懷抱她想念了很久很久。

 

  小手繞過他的腰際,她埋首放棄抵抗加深力道的擁抱,不如說她也沒打算抵抗。

 

  見她一語不發的模樣,一抹從內心翻騰的笑意遏止不住,大手使力將她抱上自己的腿,政宗伸手撫著埋在自己懷中的腦袋上,臉上滿溢著憐惜。

 


  「總覺得妳特別安靜呢,平常這種時候應該會很認真地回嘴啊。」

 

 

  溫柔的吻落在她的髮頂,懷中令人眷戀的溫暖讓人愛不釋手。

 


  頭一次,他意識到自己這麼迫不及待想見到一個人,內心急迫得光是聽到腳步聲就毫無睡意,更別提明明累得要死,卻在意識到來者是她時,還有想捉弄她的念頭。

 

  他不認為自己是裝睡,也不想承認。明明佯裝睡容的模樣,被忍笑發顫的嘴角破壞得徹底,懷中這個人究竟是多粗線條,才能連這麼明顯的破綻都察覺不到呢?

 


  感受到腰間和服被緊抓著的力道,令人懷念的感覺使他閉上了雙眼,他從沒想過被一個人賴在懷裡是如此幸福的事,直到遇見總愛逞強的她。

 

  大手輕撫過她有些凌亂的髮上,估計是早上的工作忙到,連注意這種小地方的餘力都沒有了吧?

 

  伸手拉開她綁在髮尾的髮帶,他笑著用指尖梳開她因綁辮子而捲翹的髮絲。埋在懷中的腦袋倏地動了動,接著,他又再次看見她閃著光芒的湛藍瞳孔。

 

  「為什麼要解我頭髮?」

  帶著困惑自他懷中抬起頭,千奈看他滿臉笑容的模樣,眼中的困惑更加濃厚。

 

  ──為什麼呢?

 

  或許是因為她不愛在外人面前披頭散髮,所以見到她這副模樣正巧滿足了他的佔有欲。

 

  也或許是她褐色的髮絲纏繞指尖的感覺讓人平靜,然後看著髮絲纏在無名指時,他想起她曾說過的結髮為夫妻。

 

 
  「因為這樣做,我才有種回到妳身邊的感覺。」


  輕抵著她的額頭,他的眼中帶著淺顯易懂的愛慕。

 

  「在妳身邊,我不是在戰場上廝殺的武將,也不是為了工作忙到不見天日的工作狂。」

 

  「我只是很單純的,愛慕著妳的男人而已。

 

  微風吹拂過兩人之間,迎著陽光的笑容著實帥氣,心臟被攫住的悸動鼓動在胸口,她頓時忘記怎麼說話。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輕易地說出這種話啊,笨蛋。」

 

  她紅著臉又將臉埋在他懷中,這次感覺連心臟都要受不了。


  「我不喜歡隱藏自己的想法,妳明知道的。」

 

  大掌仍靜靜地撫著她的髮絲,下一秒,不痛不癢的拳頭打在他的腹部,稱不上疼痛,倒不如說是情人間微妙的警告,望著千奈抬眸不服氣的臉,這次他直接大笑出聲。

 


  「太直接了,也替我想一下啊!」

 

  「跟越是彆扭的人講話越要直接點,繞太多彎反而很費事。」

 

  「現在拐彎說我彆扭了嗎!」

 

  「妳不是嗎?」

 

  不服氣的視線直盯著政宗帶著狡猾的目光,到嘴邊的那句「我不是」硬生生地又吞回肚裡,要是說出口鐵定又會被他調侃一番。

 


  「……我就是彆扭,可以了嗎?」

 

  「可以,我就喜歡妳這副模樣。」

 

  「……你!」

 

  ──為什麼有種,一直被他耍得團團轉的感覺。

 


  好勝心在看見他帶著勝利的目光時被激發徹底,小手鬆開抱著政宗腰際的力道輾轉勾上他的頸子,視線觸及他眼中難得的困惑時,她勾起微笑俯下頭。

 

  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落在政宗的唇上,柔軟的觸感短暫停歇,清澈的眼瞳覆上他訝異的表情,她忍不住帶著笑容又吻上了一次。

 


  「這次是,光明正大的偷襲?」

 

  「光明正大才不叫偷襲,這叫正面迎擊。」

 

  「那麼我反擊合情合理吧?」

 


  等不及她的回應,他伸手壓上她的後腦,薄唇輾轉再次印上她的唇瓣,不是方才輕柔的吻,而是想將這段日子的思念,全數傾訴對方的熱情烈火。

 

  雨後濕冷的溫度霎時提高了幾分,甜膩的親吻著實令人害臊,但更多的是由愛慕為首,匯聚在左胸口的悸動令人難耐。

 


  她加深了攬緊政宗脖子的力道,耳邊傳來他愉悅的笑聲,親吻再次停歇,千奈望著他透著熱度的眼眸,笑著開口。

 


  ──久別幾日,我很想你。



【FIN】

 

最近走完秀吉線又再次跑回政宗線,真心覺得看著男方視角整個內心不好受XDDDDDD

 

心臟被直擊的感覺就是這樣嗎?(什麼)

 

自家人設是傲嬌完全是個人癖好的問題,傲嬌好可愛喔TTTTTT情侶鬥嘴好可愛喔TTTTTT

 

不知道這次政宗神韻有抓到幾成,今天手感很不好,我很努力了XDDDD

 

如果OOC傷眼只能跟大家說聲抱歉了

 

 

另外感謝朋友提供了好句子///

 

總結以上,謝謝大家觀看哇!!



TAKUM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你會再有政宗新作喔
  • 我會努力的XDD

    TAKUMI 於 2017/08/22 16:32 回覆

  • 訪客
  • 超級喜歡大大的文啊!
    而且文筆真的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