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吉爾巴德 x 妲

 

◎文向:清水日常甜,我只是想打日常互動哇哈哈

 

◎這篇文送給虐我百遍的妲,是小粉絲送的短(渣)糖(眨眼)

 

◎其實原本是要昨天七夕就發的TTTT ←結果被叫去上班

 

 

遲了一天的小甜文,能接受以上請往下走!

 

-----------------------------



  有一種愛情,宛如烈酒般纏繞舌尖,甘醇的滋味讓人難以忘懷。

 

  有一種愛情,好似純水般無色無味,簡單到容易忽略卻生命不可或缺。

 

  ──那麼,你們的愛情是哪一種?



  x



  陽光順著窗框傾洩書房一隅,陰影盤據在實木桌緣沉了色階,微風早她鞋尖一步吹起阻礙視線的門簾,於是她看見被工作轟炸成一團的辦公室,以及累癱在沙發還佔據她整個上午思緒的戀人。

 

  「工作狂。」朝著睡顏打量須臾,她隨即嘆了口氣。

 

  

  將手中抱著的臉盆置在桌面,妲的目光像是被什麼吸引而伸出手,指尖卻在觸及肌膚前五公分處停下來,嚴格上是被強制停止的。

 

  「趁我睡著偷襲嗎?妲。」力道不失溫柔捉住她的手腕,甫睡醒的瞳孔流露著笑意。

 

  抬眸看著全身慵懶氣息的吉爾巴德,妲不滿地撇嘴。

 

  「才不是。」手仍執意向前撫過他眼下的陰影,眼中流露的情緒多了分心疼,「眼睛很不舒服吧?我拿熱毛巾幫你熱敷好嗎?」

 

  「妳怎麼知道我眼睛不舒服?」帶著訝異,吉爾巴德從沙發上坐直身子。

 

  怎麼知道的啊──

 

 

  光憑被脫下的眼罩就能略知一二,掩蓋半邊的視線本來就會增加眼壓,何況桌上那疊文件都以10pt的大小殘害他眼睛,先別提文件數有多少,光是他盯著紙張的時間就長達一上午。

 

 

  要不是不舒服到極點他怎麼會願意摘下眼罩?更別提還躺在沙發上小歇。當然,有個善於替她製造機會的執事也是重點,不然她才不會閒著沒事捧著臉盆跑來書房。

  

 

  「我自有我的方法。」妲語帶保留地笑著,爾後一屁股坐到吉爾巴德身旁,小手順勢往自己的大腿拍了拍,「我有那個榮幸替忙碌於工作,選擇忽略未婚妻的吉爾巴德殿下服務嗎?」

 

  話語中的調侃意味明顯,不如說這妮子完全沒有要掩飾的意思吧?忍不住挑眉,吉爾巴德思考短暫停了瞬,最終還是乖順地往她腿間躺了下去。

 

  「你一定沒準時吃飯對吧?」指尖輕柔地按摩太陽穴,妲望著他舒展的眉心又一次心疼氾濫。

 

  「我有吃妳拿進來的三明治。」他閉著眼輕聲反駁。

 

  「我拿進來的明明是早餐吧?」從臉盆中拿出熱毛巾覆蓋在吉爾巴德眼上,妲聽見他似乎舒服得發出些微聲響。

 

 

  「我不餓。」頭稍微喬了位子往她腹部湊近了些,吉爾巴德輕聲開口。

 

  彷若撒嬌的舉動連內心最後一絲不滿都被擊潰徹底,拿他沒轍的心情取代原有的不滿,小手順勢覆蓋在毛巾上頭,她又繼續開口。

 

  「誰知道呢?也許你已經餓到連感覺都沒有了。」

 

  「是我的錯覺嗎?我好像聽見妳在心裡偷罵我,妲。」

 

  「那你說,我罵了你什麼?」

 

  「工作狂?」

 

  「才不是,我罵的是笨蛋。」

 

  不對,好像哪裡不對勁?

 

  「……你剛剛沒睡著?」分明是聽到了才會回這句不是嗎?

 

  「書房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給人看到不好。」不正面回應,他默認。

 

  「但是我進來的時候你完全沒起來啊。」

 

 

  「因為我知道進來的人是妳。」大手覆蓋在小手上頭,吉爾巴德輕笑,「膽敢不敲門就進來的人,除了妳也沒有別人了吧?腳步聲還那麼大。」

 

  「我哪有腳步聲很大!」她紅著臉反駁。

 

  「刻意在快到書房門口才放慢步伐,這夠明顯了。」

 

  「你!」一時間的語塞,她找不到話反駁。

 

  連休息都要注意走廊的腳步聲嗎?這男人什麼時候才會改掉容易防備別人的這點啊──不對、他現在可是卸下防備躺在她大腿上跟她鬥嘴呢,以跟平常意氣風發差別甚大的姿態。

 

  意識到莫名其妙的反差感,她頓時覺得有點好笑。

 

  「妳笑什麼?」

 

  「我不要告訴你,你現在要好好休息。」

 

  「等一下會有人進來。」

 

  「不會有人進來,你放心睡一下吧,我等等叫你。」

 

  「……妳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啊──

 

  「你猜啊。」瞳孔閃爍著笑意,她望著躺在膝間被毛巾蓋掉半張容顏的吉爾巴德,接著俯首吻住還想說什麼的唇瓣,空氣霎時又歸回最初她進來前的寧靜,只是多了曖昧氛圍流淌在空氣中。

 

  用不著多說什麼,估計她來之前已經支開所有人,否則知曉他個性的妲才不會逼著他休息,更不會放膽在工作場合做出這種行為。

 

  伸手拿掉阻礙視線的毛巾,吉爾巴德親眼見到愛人盈滿笑意的表情,憐愛之情從心中渲染,於是他伸手壓下她的後腦,又一次笑著嘴唇交疊。

 

  其實在工作之餘,他分心望著桌上的合照好幾次。其實在意識到走廊的腳步聲是她,光是要抑制上揚的嘴角就很困難──其實他想見她,同她一樣

 

    

  有一種愛情,宛如烈酒般纏繞舌尖,甘醇的滋味讓人難以忘懷。

 

  有一種愛情,好似純水般無色無味,簡單到容易忽略卻生命不可或缺。

 

  ──那麼,你們的愛情是哪一種?

 

  誰知道?

 

 

  王子與公主的故事結局都止步於結婚禮堂,你們尚未跨出那步,但仍對那天抱持憧憬。

 

  王子也是人,他不會永遠都騎著白馬,而她親眼見過吉爾巴德摔下馬還故作鎮定的姿態,接著沒良心的捧腹大笑。

 

 

  公主也同樣是人,她不會永遠都穿著禮服踩著高跟鞋,而她不只一次在寢室穿著短褲滾著床鋪,然後被吉爾巴德笑著說很像小孩子。

 

  當日常生活擺脫了王族光環,吉爾巴德就只是單純為了文件勞肝的工作者,而她就只是一直嘮叨要他休息的未婚妻。

 

  現在的生活沒有比旅行的戰鬥來得刺激,也沒有任何一件戲劇性的事情發生。

 

 

  但嫌膩了嗎?沒有,因為只要想到這份寧靜是如此得來不易,就只是這樣鬥嘴的日常,對兩人來說也是值得細細品味的時光。

 

  有一種愛情,彷若看了好幾遍都不嫌膩的老舊家具。以念舊情緒為中心,她捨不得丟棄記憶一隅的任何事物,不論是片段記憶中存在的家具,抑或踏在心頭最重要位子的吉爾巴德。

 

  用不著誰去認同或理解,只要自己知曉彼此的重要性便足夠。

 

  有一種愛情,是被緊牽著的掌心是妳。

 

  而握緊的人是他。

 

 

──FIN

 

 

 

我終於給吉爾打了一篇甜文了XDDDD(捂)要不是今天正好是颱風假,店長又怕颱風太強早上先放我們班,不然這個文應該不會在現在發出來XDDD

 

我會放置到下一次放假,在這邊要感謝一下颱風(爆笑)(店長呢喂#)  

 

來說說這篇文的中心思想(?)

我猜王族也會有所謂的光環問題,也會有面對世人的視線壓力(如同明星那樣吧)

但總覺得他們也是人,也會有這種沒有重點卻平淡幸福的日常XDD所以就忍不住打出來了(咦)簡簡單單的幸福其實也很甜蜜的嘛(講什麼)

 

打這篇文的BGM是:無人知曉的HAPPY END

所以就順延歌曲標題命題//因為歌曲與文章中心思想一樣

 

相當平淡的清水文//這是作為讀者送給妲的文章,還希望妲會喜歡TTTT什麼文向都吃的我被妲的文章虐哭好幾次(捂)

 

那麼以上///感謝大家收看//颱風天待在家看文就好不要出門喔///

雖然是這樣說,但我五點好像還是要去上晚班,求集氣我不想下雨天出門嗚嗚嗚(廢物)

 

TAKUMI 2016.07.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