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L請注意,R15有請慎入(?)

◎CP:望泧皓x佐藤亞城,年下師生組

◎關於青春組兩對CP詳設請點:

◎只對喜歡的人展現的一面就是很犯規哇!!

◎我只是想練習打肉,劇情一定不流暢哈哈哈(不負責任發言)

◎完全是跟ㄌㄍ討論所以爆出來的文XDD

 

能接受以上設定再往下//

 

-------

 

  熟悉的風從走廊盡頭那側吹來,視線被空氣中隱約鼓躁的曖昧氣氛吸引目光。

 

 

  皓朝著前方邁進一步,任憑直覺帶領自己往學生辦公室的門口走去,爾後在推開門的那刻微妙地睜大了眼,接著莞爾一笑。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亞城。」關上身後的門,皓語氣溫柔地開口。

 

  陽光隱約在對方柔順的髮絲鍍了層光影,凝望著對方微笑轉頭的舉動,連自己也想不透的愉悅氾濫,甚至是回過神已經將對方攬進懷裡,以不小的力道緊抱著。

  

  所以說啊,只要有你在的地方,連空氣都會讓人忍不住悸動呢。

 

  「喂喂、明明在學校不怎麼笑的啊,你今天顏面神經失調啊?親愛的會長。」笑容增添些許無奈成分,大手撓著脖頸處埋著的那顆腦袋,亞城繼續開口:「到這種時候還不回家啊?工作狂。」

 

 

  「相較工作狂,我比較喜歡前面的叫法呢,但是拿掉會長會更好。」

 

  「不回答我的問題,結果反而是發表感想嗎你。」

 

  「因為你難得叫我親愛的嘛。」蘿蔔終於離開蘿蔔坑,玻璃清楚反射皓抬起頭笑得一臉無賴。

 

 

  「那是重點嗎?工作狂。」撓著髮絲的指尖用力收緊。

 

  「亞城,會痛。」

 

  「不痛做什麼扯你頭髮,你傻嗎?」

 

 

  「嘛、害羞也有別的表達方式,你說對吧?」

 

  「嗯?」笑著施加力道。

 

  「……我錯了,拜託你放手。」

 

  

  輕輕的嘆息流淌在空氣中,指尖收回力道又往原處揉了回去。也許他的手有病也不一定,視線望著玻璃中那顆亂髮的腦袋,亞城不禁笑出聲,卻在看見皓的眼神後輕咳了聲又收起笑容。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笨蛋。」

 

  「啊、離放學時間還有兩小時。」

 

 

  「是距離放學時間已經過了兩小時吧?」伸手拉下皓的手鬆脫懷抱,亞城望著他眼下的陰影忍不住皺眉道:「你是又在忙什麼?」

 

  

  「……老樣子。」

 

  「鐵定是攬些不必由你做的事吧?還不承認是工作狂。」

 

  

  攬些不必做的事的確是自己的壞毛病,這點皓無法反駁。

 

 

  但主要目的是想藉此排解掉一個人的時間,畢竟有人陪伴的日子習慣起來太過舒適,面對家裡沒有人的空間就會觸景傷情,但這些沒必要說出口──有失面子也會讓亞城自責,那就別說了。  

 

 

  「我就當作是稱讚了。」按著觸在頰邊的手,皓望著亞城眼中的擔心微笑。

 

  「誰在稱讚你,我是叫你適可而止。」

 

  「我有好好休息的。」

 

 

  「你覺得看到你這副樣子我會相信嗎?」挑眉,亞城反手往皓的臉頰狠捏下去,語氣帶著教訓意味開口:「弄壞身體我可沒那閒功夫還要載你去醫院啊,小鬼。」

 

 

  「也是,你只會請假照料我到連床都不肯讓我下一步呢。」

 

  「……知道會給我找麻煩就給我早點回家。」

 

  「我有盡量了。」

 

  「一點誠意也沒有。」哼一聲,亞城的眼神多了一絲不領情。

 

  還真是不坦率呢,明明是怕自己又忙過頭才特意過來的吧?還在那邊嘴硬。桌上那明顯是便當的盒子連要無視都很困難,光是意識到自己是被這樣愛著的,連要收起笑容都很難做到啊。

 

  「那你說看看,有誠意的做法是什麼?」往前跨了一步將手撐在窗檯上,銳利的目光捕捉到亞城臉上些微的動搖,皓眼中的笑意更加深。

 

 

  「這真是個好問題。」不服氣地撇嘴,亞城掌心順勢將皓的頭往下帶,旋即抬頭給予一吻。

 

  「這種問題要問你自己吧?問我的話就沒意義了啊。」鬆開嘴,指尖撫過皓還殘留餘溫的唇瓣,亞城以極度挑逗的語氣如此開口。

 

  氣氛一百八十度與前面的溫馨背道馳離,近距離的吐息讓皓忍不住倒抽口氣。

 

 

  明明是打算逼對方的卻反過來被挑逗,這下怎麼做才好?眼眸望著對方得逞的目光危險似地瞇起,撐著窗檯的手轉為勾向亞城的腰際,將人往懷裡一帶,他以相當狡猾的口吻開口。

 

  「是你自己送上門的,事後抗議我可不會理你。」

 

  「喂、有點分寸,你腦袋想到什麼去了。」

 

  「我說了,抗議無效。」

 

 

  俯首奪走亞城欲開口的唇瓣,戀人的抗議聲他充耳不聞,空氣在瞬間就混濁了起來。大手收攏纖細腰際,熱燙的溫度從內燒上身軀,理智在聽見懷中呻吟後全數葬送在衝動面前。

 

  穩妥的利用身高優勢將對方逼上窗戶,擱在腰際的掌心順著脊椎向下愛撫,皓滿意地感受對方顫抖的反應勾起笑容。

 

 

  不論擁抱幾次仍會對懷中纖細的尺寸感到訝異,但要是將內心話告訴在意身材的對方,十之八九會炸著毛追打過來吧?

 

  「夠了,我說真的……你該不會打算就這樣做下去吧?」在換氣空檔喘著氣開口,被情慾暈得連眸子都泛起淚光,亞城右手抓住皓往襯衫下擺探進的手,眼中的抗拒意味十分明顯。

 

 

  「你不是希望我早點回家嗎?」

  

  「這明明是兩碼子事!」

 

 

  「對我來說倒差不多。」

  

  「……哈啊?」

 

  「因為在這邊做下去的話,之後開會一定會想起今天的事吧?」掌心無視亞城的抗拒仍執意往襯衫探進去,皓啞著嗓子開口:「只要想起你的話,鐵定工作會更有效率的。」

 

  「你說什麼鬼話……給我住手喔。」

 

  「不要、會變成這樣都是你的錯。」

  

  「不要隨便就把錯歸給我!」

 

  「歸給我也沒關係喔,反正小鬼就是有任性的本錢嘛。」

 

  「……無恥、卑鄙、變態!」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掌心沿著腹部試探性的撫過肌膚表層,他記得對方身軀的每一處敏感點,好比沿著側腰的線條向上愛撫的話,亞城嘴裡就會叫出好聽的聲音,就如同現在一樣。

 

  快感一波波從體內佔據理智,膝蓋順勢頂開亞城大腿內側,接著毫不留情地朝跨間磨蹭,原本還想抗議的嘴霎時為了掩蓋呻吟咬緊,整個臉脹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似的。

 

 

  只要見了這副表情任誰都想繼續欺負下去,會收手的人除非是聖人君子,而他樂於當小人。

 

  「怎、怎樣都不肯收手嗎?」含淚的目光朝皓瞪了過來。

 

  「我以為你已經放棄了呢,明明下身都有反應了。」

 

 

  「……你、唔!」

 

  「就這樣妥協如何,反正很舒服嘛。」

 

  「……你閉嘴。」

 

  視線望著亞城的表情,腦裡像是想到什麼從襯衫內收回了手,指尖輕挑開對方胸前的鈕扣,然後吻順著脖頸線條往鎖骨留下不淺的痕跡,掌心輕撫過頸後的肌膚,接著如預料內感受到亞城又因刺激而顫抖的反應。

 

  「還是一樣敏感呢,你的脖子。」熱燙的吐息撫在耳畔,皓如惡魔般笑出聲,然後手順勢鬆開了亞城腦後的髮圈,偏長的髮絲纏繞在指尖,他又笑著退回距離,爾後在亞城泛著淚水的眼角落下一吻。

 

  似安慰又似懇求的舉動,亞城默默扁起嘴,眼神中被捉弄而燃起的怒火絲毫沒退卻。

 

  昏沉的腦袋強忍胯下被皓磨蹭引起的快感,令人崩潰的電流貫穿全身,抗拒的力道逐漸喪失,抵著對方胸膛的手緩緩向上勾住皓的脖頸,目光幾乎用瞪的看過去,只是含著水氣的眸子絲毫威脅力都沒有。

 

  

  「……我不要在窗邊……」語尾弱得被快感激得噤音,亞城用最後的理智釋出妥協。

 

  面對戀人的要求,是正常人都會把人攔腰抱起往沙發移動,皓如此深信。

 

 

  黑著臉望著亮屏的手機螢幕,皓的理智線幾乎一秒斷掉。

 

 

  的確──只要他沒聽見手機煞風景的鬧鈴的話,他鐵定已經在夢中大戰好幾回合了吧?

 

  滿腹怒火交錯欲求不滿,皓不爽地伸手拿過機體正要往房間角落一丟,腦袋卻浮現額外的修理費用,最後手轉了方向往床榻重重一摔,接著似崩潰地抱著枕頭哀嚎。

 

  也不過就亞城教學參訪離開了一個禮拜,自己就欲求不滿成這副德性嗎?

 

  理智逐漸回歸腦袋,望著懷中柔軟的枕頭,他像是想到什麼又拉起了棉被。無視於方才鬧鐘上頭顯示的七點十分,他選擇閉上眼。

 

  不夢白不夢,對於現實交往多時還沒達陣本壘的自己,就算事後亞城知道做春夢被罵變態也無所謂了。

 

  x

 

  「會長今天怎麼了嗎?」望著看文件還在打哈欠的皓,學生會的副會長語帶保留地提問,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從來不遲到,甚至可以說校門一開就進學校的會長,今天居然出奇到了第二節課才來上學。而且面對翹課什麼都不解釋,直接在辦公桌上看著文件打哈欠,還任性地開口早上都不出辦公室啊

 

  「什麼怎麼了?不是跟平常差不多嗎?」

 

  「你是論我行我素的這點嗎?會長。」

 

  「你什麼意思,嗯?」

 

  「意思是、濫用公假是不對的,會長。」伸手推了鼻樑上的眼鏡,副會長望著對方的笑容嚴肅的開口:「身為會長要以身作則,下不為例。」

 

  「所以你還是准假了嘛。」手撐著下顎,皓笑著開口。

 

  「不准的話,誰知道會長會做什麼事。」

 

  「啊、當然就自己遞假條出去了。」

 

  「會長,你這是帶頭擾亂風紀你知道嗎?

 

  「哪有這麼嚴重。」伸手掩蓋打哈欠而張大的嘴,皓望著副會長嚴肅的表情繼續笑著,「我也沒辦法嘛、做了個好夢忍不住就賴床了,這是人之常情呢。」

 

  「會長,你是小學生嗎?」

 

  「嗯?這笑話不好笑喔。」

 

  「我才不是在說笑話!」

 

 

 

 

──FIN

 

 

 

 

一切都是鑒於和ㄌㄍ的對話,所以跑出來的文章(爆笑)(#)

 

其實之前在噗浪打過小部分,這次是直接移過來部落格///

 

以後就直接在部落格整理了,後面會減少文噗發放XDDD

 

當然,用來存梗用途就不一樣了(欸#)

 

 

面對熟悉的人會耍無賴的皓超喜歡wwww

 

副會長根本完全被他玩弄在掌心超好笑wwww

 

日後會再丟一些私下聊出來的互動(?)

 

從這篇應該看不太出來他只對熟悉的人會笑的這點XDDD

 

 

最後要說句

 

半夜就是要吃肉啦!!!(有事嗎#)

 

 

TAKUMI 2016.07.0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