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跟風PART1之二

 

◎這篇與其說翻打,倒不如說是我私心的後續(咦)

 

◎視角轉換有

 

◎CP:吉爾巴德x妲

 

◎文向:還是虐

 

◎文章內設定比照原文章辦理,有私設定請注意

 

◎原文章網址:

 

---

 

  太陽的溫度沿著光線流淌在偌大的室內,視線順著風的軌跡看見純白色的窗簾被風吹起,迎面而來的一陣舒爽讓妲忍不住閉起了眼,嬌小的身子在躺椅上翻滾,頰邊啣著難以忽視的愉悅,愜意放鬆的模樣完全不介意給同個空間的吉爾巴德看到。

 

  「絲毫沒有公主該有的儀態呢。」終究忍不住出了聲,翻閱腿上書本的指尖停了頓,吉爾巴德飽含調侃的目光朝妲望去,而視線恰巧捕捉到妲因他的話語停止舉動,清澈的笑意透著眼瞳閃爍,她盯著吉爾巴德的笑容無所謂地笑了回去。

 

  「反正這裡也沒有外人在嘛、沒關係的。」帶笑的語氣顯然對吉爾巴德的調侃充耳不聞,語落後仍放縱自己沉溺在陽光的溫暖中。見狀,吉爾巴德也只得笑了笑不再說什麼。

 

  就只是被她劃分在非外人的等級,就足以讓他臉上笑意不斷。不、好像只要在有她的空間裡,要維持壞心情是件很困難的事,從來都是。

 

  「……對了、今天不用忙嗎?這樣陪我沒關係嗎?」

  

  「嗯?」目光凝視著妲眼底驟變的情緒,方才環繞她的愉悅感頓時消失無蹤,惆悵混濁著不安擊垮她的笑容,視線無視於吉爾巴德口中的工作不要緊,反而緊蹙秀眉朝窗口的地方望去。

 

  蒼穹沒被雲朵遮掩蔚藍得奪人注目,但那應該不足構成妲皺著眉頭的理由。目光從窗口轉回到她身上,這次吉爾巴德直接闔上書本,語氣以連他都想不到的溫柔開口:「窗外有什麼嗎?」

 

  怎料,她不發一語地站起身,完全摸不透故事發展的吉爾巴德只得困惑在一旁,然後看著她走向窗邊佇足。晦暗不清的情緒藏在被風吹起的髮絲中,更順勢掩蓋妲的表情。

 

  「好美的天空。」似喟嘆又彷若惆悵的語氣,她的笑容仍與最初一樣燦爛,只是眼神中的笑意不復存在,反而被覆蓋一層他看不懂的苦澀。 

 

  「不是每天都一樣?有什麼美的。」邁開步伐停在妲的身後,大手順著腰際緊扣入懷,語氣平穩地反駁她的話語。「我倒覺得妳還比那些東西來得好看。」下顎輕抵在妲的肩頭,吉爾巴德誠心開口。

 

  「不正經。」白皙的手心覆蓋他環抱腰間的大手,妲慣性將身體重量倚向身後的他,臻首輕靠吉爾巴德抵在她肩上的重量,爾後輕聲開口:「要是哪天我不在,你就沒得看了。」語尾染上不明顯的泣音,而她拒絕吉爾巴德欲將她轉過身的舉動,甚至是固執地撇過頭。

 

  霎時,吉爾巴德理解她反常的舉動。

 

  也許是太過順遂的生活,反而讓人思考要是失去會是怎樣的光景。約莫懷中的她腦裡思維轉進了尚未發生的可能性,所以才突然轉變情緒、才有了他看不懂的舉動、才會讓他覺得這女孩笨得值得讓人捧在掌心好好疼惜。 

 

  「妳啊、總是這麼膩人呢。」

 

  「討厭嗎?」

 

 

  「倒不怎麼討厭。」擱在腰際的手抱緊了些,吉爾巴德偏過頭在她臉側落下一吻,「別說妳不在,我不在了妳才麻煩吧?」

 

  「為什麼?」

 

  「因為肯定是妳愛我我愛妳多些。」

 

  「自大。」

 

  「否認嗎?」

 

  「……要是你不在,我會很寂寞很寂寞的。」

 

  她難得坦率道出心情,吉爾巴德有些意外地睜大眼眸,覆蓋在他手上的手轉為十指緊扣,不願失去的心情透過舉動清楚傳遞過來。所以才說了嘛,只要有她在的地方絕對不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居然沒反駁,真讓人意外。」

 

  「……有什麼好反駁的。」她咕噥著。

 

  「妳說什麼?」

 

  「我說、找一天陪我去看海吧。」小手拉開吉爾巴德的懷抱,妲轉過身笑著繼續開口:「海一定跟現在的天空一樣藍,不、也許比這更藍,所以找天陪我一起去吧。」

 

  這有什麼問題?吉爾巴德向來是對她有求必應,而他也如心所願允諾妲的要求。只是他不懂,為什麼一眨眼的時間什麼都改變了,連叫痛都來不及。

 

  自願的失去稱為成全,而她以自己的生命成全吉爾巴德的人生。

 

  吉爾巴德仍記得倒在身上失去心跳的蒼白面孔,也記得擱在床上黯淡無光的戒指,更記得衝動跑向海邊回來從納比的口中聽到的一切。

 

  她的想法錯得離譜至極,還為了這想法付諸生命。

 

  要知道,打從出生那刻起早已對寂寞慣性麻痺,只是吉爾巴德擅自將她定為生存意義,少了她的世界連一刻也不想多待。沒有她的世界獨留他做什麼?只是心跳得越強勁,他更無法忘記這條爛命是由她贈與的。

 

  ──請您,代替公主好好的活下去,吉爾巴德殿下。

 

  沁著悲痛不捨的語調仍縈繞在腦海揮之不去,吉爾巴德的驟逝只有她流下眼淚,而她呢?為愛奉獻一切的單純讓多少人為之心酸,甚至是替她感到不值。也是、站在國家的立場吉爾巴德一直不被需要,而她卻是許多人信仰的中心,拯救世界的救贖者。

  

 

  箭矢穿心的疼痛感,都沒失去愛人來得痛。

 

  未著鞋的腳踏在沙灘上,怵目驚心的鮮血順著足間流過的海水被海浪帶走,被尖銳的石頭劃破腳掌不算什麼、被海水刺痛傷口也不算什麼,迎面而來的風比平時感覺黏膩了些,海風帶來的鹹味讓吉爾巴德意識到自己應該要為了她哭泣,但他不允許。

 

  她的愛很笨拙,笨拙得甘願為了他奉獻生命。

 

  而他的愛很溫柔,溫柔得甘願為了她忘了哭泣。

 

  要是哭泣的話,那傢伙在另一個世界會哭得更厲害,那他就算死撐也不讓淚水滾落眼眶。要是就這樣抱著她走入海底的話,也許還可以在另一個世界與她會合,那他絕對會指著她的鼻子罵她笨,接著將她抱在懷裡撫平現在壓抑不了的情緒。

 

  要是能的話,他多希望不顧一切奔向她的身邊;要是能的話,他多希望懷中的人現在能對他露出笑容;要是能的話,跟魔鬼交易都無所謂,他多希望她平安無事。

 

 

  正因為夢醒了,所以理解夢境她情緒驟變壓根不是什麼心境轉換。

 

  ──所以誰來告訴他,究竟哪邊才是現實?

 

  過往的一切排山倒海而來,目光停滯在雙人床應該躺著她的位置,吉爾巴德仍記得關於她的一切,那些甜蜜的回憶反而更顯得現在的痛苦。

 

  胸口被箭矢穿過的傷口全數由空虛填滿,指尖緊抓著身旁的棉被,即便指節用力到泛白、即便痛得連哭的權力都喪失、即便用盡了所有辦法,他仍無法逃開自我譴責的枷鎖,也註定綁著對她的愛慕直到生命盡頭。

 

  現實之所以殘酷,正因為能力所及的事物太少了啊。

  

 

  而吉爾巴德即便痛徹心扉,也要逼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懷念起她。要是人的存在會隨著形體消逝而逐漸被人遺忘,那他必須守住她的存在,必須讓她活在他的心中久久不逝。

 

  有人說,只要將海螺放在耳畔會聽見大海的聲音,但那不是單純的海浪聲,而是大海哭泣的聲音。那就這樣吧,就讓大海代替他流著他所不能哭出來的痛苦,就這樣哭到海枯石爛、哭到再一次見到她為止。

 

  曾經有個人執意脫去他的眼罩,以有力的聲調告訴他:「還有我需要你。」

  

  曾經有個人固執地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只為了與他廝守到最後。

 

  曾經有個人讓他第一次覺得,也許他的人生是為了與她相遇而苟延殘喘至今。

 

  曾經有個人、曾經有個人──

 

  曾經……

 

  為愛犧牲。



──FIN

 

爽人如我居然接到這篇文章的翻打!!!很重要所以要加粗體(怎樣)

小妲一定不知道我被這個文章的設定虐很慘TT

而且這篇還被我錯過!我好像沒看到,還好有接到!!(等#)

 

OK,因為簡單的翻打有點無趣(?)

外加很喜歡這篇文所以就嘗試轉換視角……

於是就多了更多不必要的腦補,我連這設定的前篇一起打進來了(捂面)

 

很喜歡戒指設定也很喜歡文的節奏TT

喔這篇文虐得我很苦手,中間很像斷軌一樣劇情急轉直下

然後又因為前一篇吉爾醒來就直接抱著女角去海邊了!就這樣去了!

我想讓納比跟吉爾講事情經過都要等他們回來!(蛤)

所以後面的流暢度整個亂七八糟的(爆笑)(ㄍ

 

喔對了連結的網址留言處有前一篇的連結

建議兩篇一起看應該比較看得懂我在幹嘛(揍自己)

希望小妲不嫌棄TTT原本以為可以詮釋很好會是個好驚喜給你ㄉ(?)

結果後段……渣掉了嗚嗚嗚(揍自己)(怎樣啦#)

 

然後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我打了兩篇吉爾的文都在虐他,

他明明是第一隻來我家的五星(爆笑)(問你啊你#)

 

還有一篇等我明天醒來再發!被一個混蛋吵到一點我什麼事都不做好憤怒XDD(崩潰)

 

TAKUMI 2016.06.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