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魯庫斯中心文,只是單純想打雙心文,但莫名其妙有點CP走向了呃(#)

 

◎分三個部分(?)內容不連貫,帶入自家公主有(?)

 

◎文向:不明,腦補架空絕對有,角色OOC可能性頗高,進入慎思

 

◎第二部分設定在抽池角度立場,也就是可以重複抽一樣的王子回來(?)

 

◎第三部分純屬惡搞(#)我家公主就是這樣沒藥救哈哈哈哈(被揍)

 

◎老實說從星星活動就想打了,礙於多種原因現在才動手!(#)

 

能接受以上請往下走!

 

----------------------------------------------------------------------------

 

  01 初遇

 

 

  優秀的偽裝總有崩壞的那天。

 

  波魯庫斯不記得自己誕生的時間點,迷濛的意識隨著不具名的情緒逐漸累積起來,等到察覺時已擁有自己的思考模式,然後在睜開雙眼的同時,目光瞧見與自己外貌相仿的男子。

 

 

  他記得第一次見到卡斯托爾時的想法,只覺得這傢伙全身壟罩著莫名的氣場,表情一副只要再稍微施加點刺激,立刻就能哭出來的模樣。然後波魯庫斯才意識到他忘了一件事,對方的樣貌不過是個小朋友,受刺激就哭好像是很正常的事情,反倒是擁有過於成熟思維的自己太過不正常。

 

 

  而在卡斯托爾注意到波魯庫斯的瞬間,露出了相當訝異的表情,眼角帶著淚水的。

 

 

  轉述之間,他明白了卡斯托爾無力的一切事物,比方時常被病魔擊倒的身子、比方從大人眼中過於期盼的目光、比方那些接近他只為了利益的人們,然後波魯庫斯突然明白自己誕生的理由。

 

  自我設限,卡斯托爾以意識將房間的門與外頭的世界做隔閡,在門內的世界不需要勉強露出笑容,可以依自己的思考去想許多平常做不到的事情,然後在帶著笑容這麼說的同時,波魯庫斯以相當不爽的口吻打斷了他的話。

 

  「用想的什麼都不會改變,為什麼不去做?」

 

  「因為身為王子必須以國家的立場為優先,所以……」

 

  「所以,就必須犧牲掉你嗎?」

 

  「這……」

 

  「真是受不了,你看著就好了。」

 

  「等、你想要做什麼──?」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強行剝奪卡斯托爾的主導權,波魯庫斯緩緩睜開雙眼,模糊的視線望著白色的天花板,然後轉移到床邊發現他醒來都要哭出來的執事。

 

  「真是,這傢伙到底睡了多久,整個身體就像灌鉛一樣沉重。」

 

 

  狂妄地笑起了嘴角,不理會執事說出來那些高興的句子,波魯庫斯坐起身扭了扭脖子,接著一腳踢開身上的棉被打斷對方的話。

 

  「你就是那傢伙說很囉唆的人物吧?老頭。」

 

  「很、很囉唆?等等、殿下拿外出服要做什麼,您現在還不能出門啊!」

 

  「一把年紀還這麼囉嗦,早晚會咬到舌頭的喔。」

 

  完全不在意視線迅速換了裝,波魯庫斯望著對方摸不著頭緒的模樣十分愉悅,儘管內心的那個聲音一直出聲制止,但他也沒打算理的意思。

 

 

 

  ──就叫你看著了,接下來做的事情會很有趣呢。

 

  ──會給執事添麻煩的,你想做什麼?

 

  ──就做你一直想做的事啊。

 

  ──等等、你該不會!

 

 

 

  視線朝窗外的高度估計了一下,目光瞧見窗旁的那棵大樹,波魯庫斯像是理解什麼般睜大了眼,接著撬開窗戶的鐵鎖,一陣強風灌進屋內,也順勢吹得讓執事緊閉著眼。

 

  「那、那個?卡斯托爾殿下?」

 

  「告訴你一件事,給我記好了。」

 

 

  將手中的睡衣往執事的方向丟去,布料順著風往執事的臉龐罩上,面對黑暗理所當然慌亂的舉動惹得波魯庫斯難掩笑聲,接著以愉悅的口吻繼續開口:「我的名字是波魯庫斯,告訴國王,卡斯托爾現在被我綁架中,明白了嗎?」

 

  不等執事回應,波魯庫斯手往窗台施力翻躍而下,腳底穩穩地踩上了樹幹,嘴角的笑容幅度又加大許多,腳不自覺往樹幹多踩幾下,然後笑出聲。

 

 

 

 

  ──你估計的沒錯呢,果然平常一直看著這棵樹是有原因的嘛。

 

  ──這……  

 

  ──你顧慮太多了,明明想逃很久了不是嗎?

 

  ──是沒錯,但還是回去吧?會給大家添……

 

  ──有什麼關係,那就逃吧。

 

 

 

 

  波魯庫斯記得那天奔馳在路上的感覺,正值季風的季節在夜晚的溫度比早晨涼了許多,奔跑明明是浪費體力又沒意義的事情,但從胸膛湧上的快樂卻比平常多上許多倍,然後他忍不住以更快的速度往未知名的前方衝刺著。

 

  卡斯托爾很高興啊,光是意識到胸口的感觸,就足以讓他覺得無腦的舉動頓時多了意義。

 

  畢竟,如果今天是由卡斯托爾在路上奔跑的話,約莫隔天就會發燒被送回屋裡,所以自己甦醒的時間就像上天給予卡斯托爾的禮物吧?給予他最想擁有的,最低限度的自由。

 

 

 

  ──你記得剛剛那囉嗦的傢伙吃鱉的模樣嗎?

 

  ──嗯、很驚訝地瞪大眼了。

 

  ──我本來還想罵得更過分些呢。

 

  ──波魯庫斯意外是個性格惡劣的傢伙呢。

 

  ──明明是你太不會反抗了好嗎?

 

 

 

  踩在河堤的草皮上,沒有穿著鞋子的腳隱約傳來麻疼感,呼吸因為奔馳許久仍紊亂得喘著氣,汗水滑過臉頰滴落地面,波魯庫斯抬頭看著頂上的那片星河,然後爽快地放任自己倒在草皮上。

 

  「是嗎?你第一次覺得星河很漂亮啊?」掌心緊抓著左胸口的布料,對著無人回應的空間自言自語著,從開始行動呢那刻起,波魯庫斯的笑容從沒消失過。

 

  「只要下次,你還想逃離那個世界的話,不論幾次我都會帶你逃出來。」

 

  「然後,就將你所希望的事物託付給星星吧,畢竟我能為你做到的事情很有限。」

 

  手指指向了天空,波魯庫斯帶著笑容閉上眼。他想起卡斯托爾哭著的表情,然後試著模擬他捨棄淚水勾起笑容的模樣。這麼一想,笑容果然還是比較適合他啊,比起哭泣的表情的話。

 

  「我跟你約定好了,卡斯托爾。」

 

  再次睜開眼,他以十分堅定的表情望著那片星河,然後手握緊成拳。

  

  守護卡斯托爾的笑容,正是波魯庫斯誕生的理由啊。

 


  02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波魯庫斯開始察覺聽不見心中的那股聲音。

 

 

  無法與以往一樣在心裡與卡斯托爾溝通,甚至是連卡斯托爾奪去意識後發生的一切,他也全然不記得。能感受到卡斯托爾的存在,但感受不到他在想什麼,站在最近的距離卻完全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莫名的焦躁感掩蓋理智,波魯庫斯第一次覺得無力至極。

 

  要是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卡斯托爾會消失的吧?甚至想依自己的意識切換人格也會被拒絕,簡直像卡斯托爾憑空消失了一樣。

 

  不、再怎樣也輪不到人人喜愛的卡斯托爾消失,從誕生的那刻起他從不奢望取代卡斯托爾的一切。他希望的只是最低限度的,希望卡斯托爾能過得比一開始的人生來得美好,比那些躲在房間哭泣的日子來得好的話,就算抹去自己的存在也無所謂。

 

  所以波魯庫斯處在曾經開懷大笑的那個河堤,望著曾經許過願的那星河,同樣的朝星河伸出了手,只是這次的願望是能再一次與卡斯托爾說上話。

 

  因為也許從意識到的這刻起,每閉上一次眼就多了一次消失的可能。

 

  「大概,到了卡斯托爾不再需要波魯庫斯的時期了吧?」

 

  自暴自棄地收回了手,閉上眼任憑視線歸於黑暗。波魯庫斯靜靜地感受著,從胸膛流淌出來的空虛感,接著緊緊地抓著胸口的布料沉默。

 

  或許是我行我素的舉動給卡斯托爾帶來太多困擾。

 

  也是,畢竟從無法溝通的那刻起,波魯庫斯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模擬『假設是卡斯托爾的話,他會希望怎麼做』而下手。但波魯庫斯從來沒想過,也許,卡斯托爾已經不想再逃避這個世界。

 

  假設是這樣,那所有的一切都說得通了。就只是否定波魯庫斯存在的人多了卡斯托爾一人,所以他以快速的方式消失在這個世界、所以卡斯托爾才不願意跟他溝通、所以再一次處在回憶的場景卻失去了當初快樂的心情。

 

 

 

  ──已經不被需要了啊。

 

  ──那如果是這樣,該消失的也是我啊。

 

  ──為什麼是你躲起來了啊。

 

 

 

  正當逐漸改變想法的時候,波魯庫斯從巧口中得知了事實,得知自己睜開眼就已經跟著她踏上旅途的緣故,得知了為什麼卡斯托爾不再出現。 

  

 

  「所以說為什麼啊──!」情緒失控忍不住伸手揪住了她的領口,波魯庫斯激動得連眼角都泛紅,「為什麼選擇的會是我啊,人人喜歡的不是卡斯托爾嗎?」

 

  是傳說的夢之力抹煞了卡斯托爾。

 

  所以是眼前這看似無害的少女殺了卡斯托爾嗎?

 

  揪著對方領子的手顫抖不已,波魯庫斯望著巧毫無波動的眼眸怒氣更是上了一階,就在打算把她逼近牆角的時候,她以極度冷靜的語氣開口:「如果我說你的外型更對我的眼呢?」

 

  「妳──!」

  「你還真比我所想的還要沉不住氣呢,波魯庫斯。」

 

  拍開波魯庫斯的手,巧望著自己胸口的衣料皺成一團,忍不住嘴上抱怨著。

 

 

  但在發現波魯庫斯的眼神時,她順從地閉起嘴,然後望著他握緊的手沒趣地開口:「虧我還想把氣氛弄得輕鬆點,但你完全不領情啊。」

 

  「我現在只想知道卡斯托爾去哪了,其他的事情一點也不重要。」

 

 

  「我承認我做了一些事,所以導致卡斯托爾從你心中消失。」

 

  「但,這些是卡斯托爾拜託的喔。」

 

  「……什、別開玩笑了!」

 

  「我的表情看起來像在開玩笑嗎?」視線望著波魯庫斯動搖的表情,她淺淺一笑。

  

  「『要是有個能接納波魯庫斯的場所就好了』,他這麼說。」

 

  「與你所想的恰巧相反呢,被深深愛著喔,波魯庫斯。」

 

  是卡斯托爾選擇退讓,溫柔得跟個笨蛋一樣。

 

 

  他只是單純的希望,有天波魯庫斯能依照自己的意願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擅自跑去找了公主、擅自的將他的人生託付給壓根沒見過的人。

 

  但愛好和平的公主怎麼可能樂見這種悲劇發生呢,不、應該這樣說,要是就這樣順從卡斯托爾的意,那大概現在此刻她已經被波魯庫斯給做掉了吧,還會以極度沒人道的方式。

 

  「你一定不知道我去星之國的原因吧?」

  

  「卡斯托爾不是為了道謝才讓妳來的嗎?」

 

  「一部分原因是這個,當然剛到那個國家也被國王找過去問了話。」

 

  「鐵定是問有沒有讓我消失的辦法吧?」撇嘴冷笑,波魯庫斯下意識想起國王厭惡的眼神。

 

  「是啊、但卡斯托爾是唯一想留下你的人。」

 

 

  「就因為卡斯托爾想,所以妳就殺了他嗎?」

 

  「我才沒殺了他呢,你比誰都更清楚不是嗎?」

 

  白皙的指尖抵在波魯庫斯的左胸口,巧道。

 

  「他還活著這件事,是只有你絕對不能否定的啊。」

 

  「我既然有辦法讓你身為王子的能力覺醒,我同樣也能讓卡斯托爾回到這裡。」

 

  「方法?」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語帶保留,她接著轉移話題。

 

  「不過啊──光是想到你們最後會一起回到星之國,總覺得會有些好玩的事呢。」指尖輕觸著唇瓣,玩味的弧度成型於嘴角,巧笑著開口:「國王看見你們兩個同時出現,大概會驚訝得心臟病發吧。」

 

  「反正憑他的身體,也撐不過幾年了吧。」

 

  「真是過分呢,這些話要是給卡斯托爾聽見會很難過的啊。」

 

 

 

  ──那也要,他聽得見呢。

 

 

  ──不、他一定聽得見的。

 

  

  識趣的將話藏在笑容下,波魯庫斯望著窗外。

 

  「欸我沒看錯吧?你剛剛是笑了嗎?」

 

  「……少囉嗦。」

 

  不服氣地望著推開她頭的波魯庫斯,嘴裡還想講些什麼話但在看見那帶著懷念意味的目光,她下意識將話吞回肚裡,望著天邊閃爍的光芒映照在對方顯得寂寞的身子上頭,巧像是理解什麼閉上了眼。

 

  「星星,很漂亮呢。」

 

  「哼、比起星之國的還差得遠呢。」

 

  「……你這個人真的很難相處!」

 

  「卡斯托爾也這麼說過。」

 

  就只有,在提到卡斯托爾相關的話題會露出笑容啊。

 

  偏頭望著仍將目光放在外面星色上的波魯庫斯,她輕嘆口氣,爾後轉過身踏著輕聲的步伐離開原地。因為她明白,看著那個無法讓人介入的氣場自己也沒什麼話好說,只要將空間留給他們兩個就好了。

 

  至於稍早的問題嘛。

  

 

  「頂多就是活動多肝個幾場嘛,要幾個卡斯托爾給他就是了。」

 

  似自言自語的語氣,巧伸手掩上門。



  03 自家公主與王子初遇的小事件(?)



  波魯庫斯在睜開眼的同時看見了,蹲跪在自己前方露出笑容的少女。光是凝視那禮貌的笑容就讓他煩躁地嘖了一聲。又是一個惹卡斯托爾想逃避的人物啊,特洛伊梅亞的公主?隨便啦,反正政治立場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卡斯托爾?果然還是不舒服嗎?」

 

  「就算不舒服,也和妳沒關係吧?」揮開少女打算朝自己伸來的手,波魯庫斯厭惡地皺起了眉,然後拍拍屁股從地上站起身。「告訴妳,妳想做的一切一點意義都沒有。」

 

  「……嗯?」

 

  「巴結我不會得到任何好處的,懂嗎?」伸手捏住對方的下顎,波魯庫斯帶著威脅的氣場瞇起眼,視線看著少女疼痛得皺起的表情鬆開了手,他以警告的口吻開口道:「明白的話,就給我離卡斯托爾遠一點。」接著逕自轉身離開了原地,留下後頭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巧。

 

  「巧公主,您坐在地上做什麼呢?」從商店出來的納比望著坐在地上的自家公主忍不住問道,接著發現對方的表情由一開始的錯愕逐漸轉成怒氣,他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公、公主?」

 

  「納比,你有聽說這國家有兩位王子嗎?」黑著臉笑著詢問,巧折著指節站起身。

 

  第一次遇見如此我行我素的王子,應該說、第一次遇到比卡伊里還狂妄的傢伙,救了他連句謝謝都沒說,還用如此囂張的態度……非常好

 

  「這……是沒聽說過,但關於這國家的王子有個傳聞。」

 

  「嗯?傳聞?說來聽聽。」

 

  至於後面巧被邀請到王宮中,在見到卡斯托爾的同時直覺以為是波魯庫斯,接著直接理智線斷掉揪緊對方的領子往臉上揍了一拳,後來發現打錯人丟臉至極的事件,那就是後話了。




──FIN



好久不見大家!(有嗎)這篇算是星星活動後拖延太久的文章!

 

剛好那幾週學校很忙,所以就慢慢用空閒時間譜了幾個段落

但因為字數都不多分三個文章發也好奇怪XDD就果斷丟一起了

 

好久沒寫文真的手感離家耶(炸)

 

來講講三部分的架構點(?)也怕人看不懂,畢竟擠在一起發(#)

 

01部分呢,我覺得波魯庫斯大概是解救公主的王子(等等哪裡不對)

 

 

我沒看過卡斯托爾的故事,因為我完全傾向波魯庫斯

對不起這是私心,我一次都沒覺醒過XDDDD(被揍)

所以理解為什麼沒卡斯托爾視角的原因了吧

 

好的,我下意識從活動劇情腦補了一些,感覺卡斯托爾是害怕交際吧(該這樣說嗎?)

但波魯庫斯感覺就十分我行我素XDD(我是真的這樣覺得)

 

也許他會覺得卡斯托爾是個男的還扭扭捏捏顧慮那麼多,大概不下幾次在心裡罵他(ㄍ)

只是很單純的想打打波魯庫斯帶卡斯托爾逃離煩躁事物的場景。

 

 

基本上就是一個屁孩鬧得王宮不得安寧的感覺吧哈哈哈哈(被揍)

 

02部分呢,腦補了假設波魯庫斯被公主月覺(?)大概會跑來找公主理論的場景

畢竟他好像一直覺得自己該消失嘛,但又希望女角記得他,星星活動還哭了真的是喔TTT

 

不過因為不想把文章帶入CP,所以我就不想他叫公主記得自己(?)

結果怎麼反而像BL文了XDDDD(捂)(問你#)

 

03部分就不用講了嘛,我只是單純、單純覺得我家那個蠢公主一定

一定在見到波魯庫斯那個囂張的態度時,會很想賞他正義的鐵拳(不)

但是打錯人超爆笑哈哈哈哈(####)

 

03部分有提早在噗浪發出來XDDD應該有些人已經見過了。

 

順口提提(?)前陣子被人問到很久沒出學園文,說我銷聲匿跡很久了XDD

其實我也沒完全消失啦(??)我覺得我的噗浪還挺吵的(#)

 

消失在文章地的這陣子我活在考證照的地獄,然後偶時看個動畫XDDD所以也打了一些同人文,也包含跟親友的自創文章(啊不過都活動在噗浪啦真是不好意思)

 

學園文不是沒在打,而是前面太惰性沒開機過手稿,然後紙本遺失了(遠目)

早知道就不要把文本帶著上學ORZ但我發誓大致上劇情走向都還記得

 

等期末考完大概會上來連發學園文XDD

畢竟手稿量不少(?)是的沒錯我就是沒在上課哈哈哈哈(欠當啊你#)

 

讓等很久的大家不好意思啊(捂)我們家會長一直在催我文,所以我絕對不可能忘記學園坑的啦XDDD難得開了一個這麼有挑戰的大坑,不打完多可惜(什麼歪理)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我們期末考後見(誰要跟你見#)

 

要是這三篇有讓你喜歡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因為感覺很少看到雙心文嗚嗚嗚(打滾)

 

 

TAKUMI 2016.06.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