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阿波羅x流星,角色OOC可能有!因為玩日版的時候流星放送已經結束了啊QQQQ!!

 

◎我不太確定許願有沒有BUG或是特定條件願望不能許(?)總之就先認定架空吧(诶)

 

◎文向:應該是甜!!!喜歡的CP虐我一百遍只好甜一回了!!(等

 

媗大幾連發之後我也受不了!!(手癢難耐)

 

總之很果斷的就拋下課本來打文了!!(等一下)

 

說起來好像是第一次在這社團發文啊XDDD

 

原本還在思考要不要放在文章地的(#)

 

文筆拙劣先說抱歉了!

 

能接受以上請往下走(?)

 

-----------------------



  沉重的吐息瀰漫在黑暗走廊一隅,忽然間的暈眩剝奪了思考能力,然後是被扯住領子的力道將修堤爾差點跌落地的身子給強行拉了回來,嘴角強烈的疼痛感抓回險些飄散的注意力,修堤爾毫無波動的瞳孔映照著阿波羅難看至極的表情。

 

  他讀不懂對方眼中的情緒,不、應該這樣說,他明白對方生氣的原因,但他卻選擇對阿波羅的憤怒視若無睹。沒為什麼,阿波羅有生氣的權力,而他也有堅持立場的理由。

 

  「氣消了嗎?阿波羅。」伸手包覆揪著自己領子的手,修堤爾冷靜地開口。

 

  「不要講得好像我揍你是為了出氣一樣。」幾乎是在看見修堤爾無動於衷的表情,阿波羅的力道就又再度失控地將人推上了牆,「我是要打醒你那愚蠢的想法,修堤爾。」語落的同時,連抓著對方衣領的手都有些顫抖。

 

  「把別人的生存意義用愚蠢來形容,未免太過分了。」掌心一改先前的溫柔一把扯開阿波羅的手腕,修堤爾的笑容在下一秒就消失在嘴角。

 

  「流星原就是大氣燃燒的光跡,既然都要隕落,那我也想在生命消失殆盡前做些什麼。」手背抹過滲出血的嘴角,他挑釁似繼續開口:「我不會放棄的,我會問到你妥協為止。」

 

  阿波羅不會明白,自己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他痛苦的模樣。沒有什麼事物可以凌駕於生命之上,只有自己的生命與其他人有不同的意義,那正證明他有能力可以為愛人傾盡一切,而他即便死去也甘之如飴。

 

  「你給我搞清楚,那是你的願望,而非我的。」一拳打在修堤爾臉側的牆壁上,阿波羅瞇起眼看著對方挑釁的表情,怒火別說是撲滅反而更加失控。

 

  「就算不拔掉那該死的楔,我也會活得好好的。你以為沒遇見你的這些年我是怎麼活的?」

 

  「與其痛苦的活著,為什麼不選擇跟正常人一樣好好的活下去?」

 

  固執,眼前這傢伙執著得該死。

 

  「你還聽不懂嗎?我為什麼要犧牲你去成為正常人,少自以為是了。」

 

  「……才不是自以為是,我只是不想你過著跟我一樣,不知道哪天會死去的生活。」

 

  伸長手,修堤爾指尖輕揉著阿波羅皺緊的眉間,即便是這副難看的表情他也喜歡。阿波羅的表情越是難看,更證明了自己在他心中有多少份量,於是修堤爾更加確信自己的堅持沒有錯。

 

  「與其把生命讓給其他人流逝,我寧願是為了你而死去,這樣你明白了嗎?」

 

  「我就說了,別隨便把自己的願望強加在我身上。」

 

 

  「誰叫你從不對我提出願望。」

 

  「沒有什麼來得你重要,懂嗎?」

 

  「我也一樣,沒什麼人比你來得重要,阿波羅。」指尖從眉心順著臉部輪廓向下,掌心熱燙的溫度輕撫過臉側,原先無波動的瞳孔霎時盈滿了愛慕,修堤爾望著阿波羅怒氣退散的瞬間露出笑容。

 

 

  「最後一個願望,應該這樣說、必須消失才能實現的願望,我希望是給你的。」

 

  「我想要,自己決定為誰死去,而不是交給命運決定。」

 

  凝視著修堤爾的表情,阿波羅下一秒內心就疼得揪緊。

 

  「……你就是非得要我許願才肯善罷甘休嗎?」

 

  「我以為我表態得很清楚了。」

 

  「那在我打你的當下,你也該明白我不會輕易動搖我的立場。」

 

  「……」

 

 

  「不管怎樣都要逼我的話,我告訴你,我的願望打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你要實現嗎?」

 

 

  「什麼願望?」

 

  「要,或不要,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會實現,所以你儘管說。」

 

  「我要你,讓我的愛人活到長命百歲。」

 

  「……等等。」

 

  「不、活到跟我一起走上黃泉路,我說什麼都帶著他一起走。」

 

  「因為那傢伙只會顧著別人,沒有我他早晚被別人設計至死,你聽明白了嗎?」

 

  「說什麼設計也太……」

 

  「那不是重點,留在我身邊跟我一起好好活下去,修堤爾。」

 

  「回答呢?」

  

  「我要是不答應呢?」

 

  「我會揍到你回心轉意為止。」捉住臉側的手,阿波羅看著修堤爾動搖的表情愉悅地笑出聲。

 

  「……我明白了。」

 

 

  嘆口氣,修堤爾沒轍地望著朝自己臉龐湊近的阿波羅,那一副勝利姿態的笑容跟笨蛋沒什麼兩樣,但能奈何?打從願意為對方犧牲生命的那刻起他就輸了,輸得徹徹底底,輸得要被糾纏一輩子。

 

 

  頭一次,修堤爾覺得戀愛是種很要命的東西。

 

 

  輕閉上眼,他笨拙地回應阿波羅的吻,胸前的沙漏散發出溫柔的白光,微瞇起的視線凝望著戀人眼中的愛慕,那從胸口竄上的溫暖讓他隱約想哭,自尊心卻覺得哭出來太過丟臉,接著又被嘴角的傷口疼得連感性的思緒都被趕出腦外。

 

 

  「會痛嗎?」鬆開了嘴,阿波羅指尖撫過修堤爾的嘴角,眼神中的自責表露無遺。

 

  「很痛。」

 

  「就跟你說不要逼我了。」

 

  「……你倒是很自動把錯都歸給我。」

 

  「這是事實,誰叫你太固執。」

 

  「你才沒資格說我。」修堤爾咬著牙帶報復性質往阿波羅胸口揍了過去。

 

  這大概是第一次星砂流逝,胸口卻不如昔日的空虛,而是被比此更為膨脹的情感給壓得喘不過氣。如果說他有能力讓人致富,讓人得到所想要的一切,那麼阿波羅就是唯一捨棄全部的可能性,固執地只要自己的人啊。



  ──FIN



  我就是覺得阿波羅不打流星一回這傢伙大概不會清醒(爆笑)(過分#)

  不負責任的作者!!選擇腦補丟了一篇文滿足私慾(ㄍ)

 

  我就是覺得為什麼一定要讓流星死呢!阿波羅要許願也會逼他活著的感覺TT(不懂

 

  

  老實說我就是衝著這兩個人玩日版的啦!!活動消息一出來我就下日版了(#)

 

  然後第二天就五十等了耶比(ㄍ)我愛妖精體力減半(#

 

  

  下禮拜可以累積到十抽!!希望我可以把這兩隻帶回家!!這是祭品文的用意沒有綽啦!!

 

 

  TAKUMI 2016.06.0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