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同人文,腐向注意,審神者出沒注意

 

◎CP:三日月宗近 x 鶴丸國永,角色有可能崩壞嗚嗚嗚嗚嗚(掩面)

 

◎架空架空架空,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單純衝動打的文!!!認真就輸了!!!!!!!!是渣文!!!(ㄍ

 

 

---------------------------------

 

 

 

00

 

 

掌心燙人的溫度葬送在布料後,指尖婆娑臉頰隱約傳來搔癢感。鶴丸朝著三日月眼中的情緒打量須臾,一截柔軟陰影覆蓋他眼中的彎月,宛如碧池般清澈透亮反射著倒影。

 

愛慕毫不掩飾地透過眼神望進鶴丸眼中,沁著悲痛不捨的。

 

「三日月,你看得見明天嗎?」白皙的手覆蓋三日月放在臉頰上的右手,鮮血從額上流下覆蓋了視線。右半邊的視線歸於黑暗,腹上的刀傷仍逐漸失溫著,鶴丸有點恍神的看著三日月一身藍逐漸被鮮血染上深色。

 

──以你那雙不凡的眼瞳,能夠看得見嗎?

 

「我看得見喔。」沉痛低吟在夜風中稍縱即逝,三日月欲掩飾脆弱似掛起笑容,卻顯得逞強。

「……這麼厲害啊,我倒是什麼都沒看見呢。」逐漸失焦的視線凝望著無止盡的黑暗深處。



過於熾熱的擁抱快喘不過氣,三日月緊抱著鶴丸發冷的身軀不發一語。已經連痛覺都快感受不到,用著最後的力氣伸手勾下三日月的頸項,帶著鐵鏽味的吻或許是這些年最糟的一次。望進他眼底盈滿著心疼不捨,鶴丸卻發自內心笑了出聲。

 

「果然,染了一身血的話看起來就不像鶴了吧?」

 

的確啊,畢竟鶴還是雪白的比較漂亮啊。

總是用笑容感染大夥的你,怎麼可能適合這模樣?

 

「……今天天空倒是黑到連月色都看不見了呢,鶴。」

「放心吧,回去的路有你替我照著呢……」

 

 

欲張口說些什麼,鶴丸卻在他懷中放軟了身子。

愛戀如破罐子般宣洩,情感在胸口膨脹得發痛,除了緊抱著染上鮮血的鶴外他什麼都不想做。

 

「還真是狡猾啊……」

 

所以說這隻鶴很令人困擾呢,不論是那些閉上眼就能憶起的過去,還是那些無意間因他而起的習慣。這樣除了扳著手指等待外,什麼也做不了啊,即便等個幾千年才會再相會。

 

那句再見,就算是死也不會說出口的。




01

 

 

逐漸貪婪起來,在這日復一日的和平中。

 

帶著一身淨白縱身在亂世,能靈活走動的新鮮感也隨著踩踏上泥土的日子逐漸模糊。戰爭響起的鼓聲隨處聽聞,鐵鏽味刺鼻的氣味染上了全身,刀鋒銳利地在心臟劃下了不淺的裂痕,然後全數由空虛填滿。

 

在未化成人型前思考從不是鶴丸需要做的事,他只需要聽從命令伴隨在他人左右。歷經不斷的流離失所,見過人類最醜陋的模樣,然後任由鮮血將己身染上紅。

 

──那氣味要說討厭還是該說懷念呢?

 

即便在寂寞難耐的日常中,他最終仍收起羽翼停留在月色皎潔的夜空下,然後被景色動心得獻上了一生。

戰爭稀鬆平常早已成為過去,曾被鮮血染紅的身子被納進溫暖的懷抱中。

 

鶴丸頭枕在三日月的左肩上,眼中金黃凝望著池中被囚禁的明月,望著水面浮影恍惚間憶起身旁羨煞眾人的眼瞳。意識到自己沒藥救的愛慕,鶴丸笑著嘆了口氣。

 

「總覺得你今天很安靜。」拿著熱茶的手放下了杯子,左手輕巧地繞過鶴丸的腰際,三日月偏過頭在鶴丸頭頂給予一吻。

 

「我都不知道你這老頭子這麼喜歡熱鬧啊。」自三日月懷中抬頭,鶴丸伸手捏了他頰上的微笑,「別人總說老人怕吵鬧,你倒是跟別人不一樣。」看著三日月眼中的溫柔被錯愕取代,鶴丸笑得開懷。

 

「熱鬧點總不是壞事。」笑吟吟的抓下在臉上作亂的手,指尖緊扣後又將鶴丸往懷抱拉近了些,「對戰爭乏了,我這把老骨頭可受不了。」

 

「這時候就說自己是老骨頭,你還真是會看時機講話,我腰還疼著呢。」

「哈哈哈,那還真是抱歉,方才都怪鶴太誘人了。」

「喂喂、我完全感覺不到你的歉意啊──」

 

嬌嗔的抗議詞全數葬送在相疊的唇上,呢喃的愛語在耳畔譜成一首甚好的調。鶴丸不稍一瞬便面紅耳赤,眼瞳倒映著三日月眼中的笑意,衝動使然伸手環頸送上親吻,回憶便美得連月景都稍顯遜色。

 

幸福得令人都要發瘋了。



譬如說一遍遍在夢中見著他歡心笑起的表情,但即便靠近卻連觸碰都感染不上溫度。有悔恨過嗎?怎能不悔恨,要是在戰場上他更仔細的話,今日那隻野鶴還在身旁吵鬧呢。

 

要是真失去了,就讓他活在自己心中吧。

 

但說實話即便沒失去,打從意識到的那刻起,那鶴就從沒離開過。而總是凝望月色佇立的鶴丸,想然爾也是如此。

 

越是重視的事物更是要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

 

比方說跟在身後約莫一公尺的腳步聲,好比說放在房間裡的兩床被褥,甚至是年節掃除莫名其妙從櫥櫃搜刮出來的搞怪面具。伸手撫過衣櫃中不屬於自己的替換衣,三日月嘴邊啣著懷念。

 

已經被勸過很多次把屬於鶴丸的東西全數收起,但是如果收起的話豈不是連等待都沒做好了。倘若是那隻性格嬌縱的鶴,知道後九成會使性子的吧?即便踏破厚樫山仍找不到他的身影,閉上眼在夢中都能聽見他站在門外,帶著頑皮的那句:「嚇到你了吧。」。

 

啊、可真嚇著了。

對於這麼不耐寂寞的自己,居然能愛慕一個人至此程度。




雨水沿著屋簷滑落的聲響鼓噪著耳膜,比起稍早的蒼雨濛濛轉變更為嚴重的滂沱大雨。世界忽然被蒙上層霧,木製走廊被雨水拍打染上了深色,舒爽的微風被氣溫降了溫度後襲了上來。

 

眼下這個情況,光是要出門都是個問題。

 

「三日月,近期你在本丸待命,厚樫山的任務先暫緩。」褐髮少女垂著視線玩弄自己手中的狐面具,語氣平淡的道出了她來三日月房內的原因,「這陣子你拼命過頭,是時候休息了。」

 

「倘若我不從呢?」 

 

 

「我不會准許出兵的,最近連日下雨視線不佳,其他人疲勞值更超過估計了。」

「要是真因為體力問題,讓我一個人也行。」

 

 

「這我不允許,厚樫山並不是好出征的路段,當初鶴丸也是遇到檢非才斷刀的。」意識到自己提了不該提的話題,審神者輕咳一聲後才又再度開口:「我向你保證只是短暫休兵而已,經歷百戰的你不可能不明白休息的重要性。」

 

「若真要休息,不如就休一日吧。這點雨勢明日就會停了。」

「你還真是……要是讓鶴丸知道你最近的情況就換我慘了啊。」

 

──那也得,他看得見呢。

識趣的把話藏在笑容下,不言但態度上也夠讓審神者意會了。

 

「怎麼樣也不肯?」

「就這點我不會讓步,我答應過會替他守著回來的路。」

「那不然各自退一步,休息三日後再出發,這段時間把內番沒處理好的雜務先弄完。」

 

目光凝視著少女的表情,三日月沉默片刻後道:「行,就這樣吧。」

 

「唉、之後跟我抱怨沒假休,我可不會理你喔。真是,從以前到現在我怎麼都說不過你。」

「我就當是稱讚了。」

 

「難得你在本丸休息,今天就麻煩幫我帶新人去熟悉下環境吧?」從坐墊上站起身,嘴邊揚起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今早我派螢丸去鍛刀了,來了一個得力助手。」

 

「……還真是不能小看妳呢、主公。」

「我不否認讓你放假就是出此意。但是相信我,你會願意的。」

 

──畢竟那個站在走廊的傢伙,稍微不注意就會把整個本丸給鬧翻呢。

丟下意味不明的話,她轉身就離開房間。

 

視線順著審神者離去的方向凝望著紙門邊上的剪影,霎時三日月摒住呼吸睜大了眼眸。

日日夜夜被思念侵蝕的腦袋喪失判斷能力,硬要說他還真怕這又是往常夢醒時分會有的錯覺。

 

一襲被白佔據的身子此刻就站在眼前,那隻眼睛迷人的鶴又回到了這裡。

 

「嚇到你了吧,居然連話也說不出來。」邁開步伐來到腳尖前二十公分處,約莫兩步的距離鶴丸在三日月眼前揮著手,接著如預料內被三日月緊牽進手心中。

 

「鶴呦。」薄唇微啓,晦暗不清的情緒藏在微瞇起的狹縫中,三日月笑著收緊了手。

 

聲聲呼喚葬送在數不盡的夜裡,哭也好喊也罷,過往甜蜜歷歷在目抹滅不去。而現在鶴丸人就站在眼前卻喪失了詞彙能力,內心的激昂即便咬著牙也難耐地顫抖不已。

 

「該說初次見面,還是許久不見才好?」

 

走廊外的雨仍下得很烈,潮濕的氣味沾染上衣角,認真聆聽的話隱約還能聽見雨拍打上泥土的聲音。但是看來,下雨的似乎不只外頭啊

 

「若說是初次見面也太矯情,硬要說初次可在幾千年前呢。」笑開了嘴角,鶴丸向著三日月邁開了一步。「而對我而言連許久不見也稱不上。」琥珀色的眼瞳鑲嵌笑意閃爍,只稍一瞬三日月便被奪走了心神,就像初識的那天一樣。

 

「每天在心底都見得著你,煩都煩死了。還稱得上許久不見嗎?」

 

 

待三日月回過神太麻煩,鶴丸主動的將身子投入懷抱中,在被緊緊回抱前率先吻住唇瓣。沒多久感受到腰際摟上的力道,僅是就著兩唇相貼相互笑出了聲,強忍已久的淚水都能欣喜得滑下臉頰。

 

那怕是站在生死未卜的戰場上,還是無聊透頂的日常也罷。過去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時間會過濾掉不必要的不悅,內心的情感會保留殘象烙印下痕跡。

 

能一同並肩走在這條路上並不是偶然,正因為曾失去過才更懂得再次珍惜。

 

「三日月,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在最後那天的時候。」手指纏繞著方才從對方頭上拆下來的髮飾,鶴丸向後倚著三日月赤裸的上身,隨後被人在後頸上咬了個牙印,鶴丸驚愕的撫著被咬的脖子轉過頭。

 

「確切來說,是想忘也忘不了。」不慌不忙地回應,一個距離使然忍不住又往鶴丸唇上咬上去。

「喂喂、你剛剛咬得還不夠嗎?稍微克制一下啊,有精神過了頭啊。」

 

「論有精神的話,可不只這種地方呦。」

「我不是在跟你講黃色笑話啊,你這色爺爺。」

 

「不然,鶴你想問什麼?」

「那天我問了吧?你看不看得到明天。」

 

 

「啊、確實有這回事。」

「想不透啊,為什麼你這麼快就回答我。」

 

處在生死不定的今日,難免對於未知的明天產生恐懼。有多少人是被恐懼震懾而稍一閃神就葬送生命,對於總是處事不驚的三日月而言,無論是恐懼或驚嚇彷彿都是矯情的代名詞。

 

「因為不用思考,鐵定是鶴啊。」

「啊?什麼話,你鬧我玩的吧?」

「至始至終,我看見的就只有鶴而已。」

 

人生至此,荒謬的事情做了不少。硬要論生存意義卻除了斬殺外只剩下空虛,冷冰冰的刀存在於世不需要去理解為何活著。會去思考也只是因為化成了人型,連帶連人類有的情感也一併擁有。

 

因為遇見了樂於製造驚喜的你,所以產生了有趣的興致。

因為看見了你盈滿笑意的瞳孔,所以不自覺湧起了思慕之情。

 

正因為遇見了你,才會有明天的意義啊。




──FIN

 

三日鶴很萌哇阿阿阿阿阿QQQQQQQQQQQQQ

今天立誓一定要發一篇文,去朋友家補了一堆糧再加上我這幾天也都在看糧,

一整個小宇宙爆發就爆出這篇文了!!!!!!

 

在這裡我要坦誠(?)

我的本丸裡面沒有爺爺,但是鶴丸真的斷過一次(哭)

 

打到這種時間真的身心俱疲XDDDDDDDDDDD太久沒打文了耗費好多時間

因為實在是很睏,所以錯字部分不負責任,我明天起床在改嗚嗚嗚嗚嗚

 

感謝收看渣文到這裡的大家(跪)

 

 

 

                                                      TAKUMI 2015.08.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KUMI 的頭像
TAKUMI

鳶飛魚躍

TAK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超喜歡TAKUMI的文的!!!
    用詞都很優美,我對這種風格的文真的毫無抵抗力啊####
    希望之後能看到更多的三日鶴!!!(謎:不要要求人家####
  • 哇啊啊啊現在才看到回覆啊!!
    能讓你喜歡真是太好了QQQQQQ
    三日鶴真的很美好啊!!!一定還會再打的!!!(哭(哭屁啊

    TAKUMI 於 2016/02/27 23:35 回覆